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本應該是甜蜜的清晨,就在HYESUNG的吵鬧中結束了..

政赫被他吵的頭痛欲裂.抱著腦袋貓在被子婺侉.他沒有想到自己還有這麼一天.真是丟臉.
幸虧他的手下不在身邊..看不到他這樣的一面.


他暗自期盼HYESUNG在衛生間洗完澡後,可以消消氣....
不過一想到HYESUNG原來是想把他那樣,他還是覺得很好笑..
他怎麼想.....= =| 哈..
政赫一想起剛才HYESUNG氣急敗壞的“你拿我當女人啊你..怎麼可以對我這樣.”那架勢就像要跟他拼了一樣.

要不是自己提醒他“HYESUNG...我想說..你.沒有穿衣服..這個樣子要是想以暴力來解決的話.我估計你還是吃虧..”

他這才狠狠的用枕頭砸向我.“不許看..大色狼..”= =

我沒有敢說,其實我剛才看的太清楚了.要比昨天晚上清楚的多..

他磨磨蹭蹭的進去浴室..剛進去就聽見從堶捷ルX的斷斷續續的叫駡聲.:
“死混蛋...媽的,逼我罵髒話..”“...死變態....”  
“我....你去死吧..”

政赫笑了一下.典型的沒有佔到便宜氣急敗壞型.如果是他得逞了,指不定現在多得意呢..

笑過後.他枕著自己的胳膊..想起他和彗星第一次後,彗星在第二天起床時的害羞表情.不敢看自己.跟他說話,也不自然的很.

因為彗星的身體原因..他們幾乎沒有做過幾次.多數還是相互手交.

畢竟時間過去這麼久了.當時有的細節有點模糊了..

HYESUNG的身體.讓他在黑暗中錯覺的以為是抱著的是彗星.

他們不但長的像.連身體、氣息、觸覺都那麼像.

還記得他在和HYESUNG第一次通電話的時候.他當時心堙妨噔”一下,之前沒有發現,原來他們的聲音
也那麼像..像極了..


HYESUNG此刻站在的浴室.伸手擦擦被霧氣覆蓋的鏡子.
露出他白皙精緻的臉..
鏡子中的他雙眸清澈.嘴唇薄巧..看了20多年的臉..
漂亮的連自己也感歎...
從小就知道自己長的漂亮..奶奶常常摸著自己的小臉“看我孫子多好看..看也看不夠..”
更有很多小朋友喜歡和他交朋友.
一些長輩甚至早早就想跟奶奶攀親..



HYESUNG想:

可能是我被讚美多了,被吹捧多了關係.我知道我越來越自傲.

我的皮膚一直很白.很細緻..除了天生..後天的也不無關係.
因為我比較矯情..所以基本體能課.戶外運動..野外探險等,我都不參加.
即使游泳,打球,我都選擇室內的..

東萬哥喜歡各種運動..但他拿我沒有辦法.我奶奶也拗不過我.

我的肩,臀窄.胳膊也是充其量在用力的時候..隆起微微的“肌肉”
肚子上別說“王”字了,就連“土”字也沒有過..
只是一味的瘦.
手腳一點繭也沒有..細膩的很,尤其是常年不見陽光的腳.可以看得見腳背上的青青血管..

一直不覺得什麼.但在國外卻屢次被認為是10幾歲的女孩子..
更被同性同學求愛過..我真的感到自己很討厭這種感覺.
處於這個心理,我開始和很多女人交往..在學校更以風流聞名..


文政赫與我,是個意外..
什麼事情不是按照常規來發展的..

因為他,我第一次覺得原來和同性接吻也不噁心.
因為他,我第一次,變的不正常.
因為他,我第一次常常思念一個人.
因為他,我第一次體驗到嫉妒.看到他摟著那個女人時,我恨不得開車撞向他們.
因為他,我第一次,跟奶奶撒謊而不跟她去渡假.
因為他,我第一次..和男人上了床.

真丟人,剛才還那樣赤裸的站在政赫面前.一時忘記自己沒有穿衣服..

HYESUNG邊躺在浴缸堬M洗著身體,邊胡思亂想著..當碰到埋淺色體毛堜尨僥.手到之處有點疼.
HYESUNG臉紅的要滴血.一定是那個傢伙..該死的.
趁我什麼也不知道..指不定怎麼佔便宜呢..

政赫奇怪的聽著浴室堛滌岍R..怎麼這麼久.還不出來..
要不要去看看他...不會是氣的昏倒了吧.他的脾氣還真的急..

“HYESUNG..HYESUNG...”他下床來到門口輕輕的叫..自己溫柔的聲音把自己嚇了一跳.

真的好多年沒有這樣的語氣了..

沒有動靜..敲敲門.還是沒有反映.

往後退一小步.“彭..”一腳把門踹開..

“你幹什麼啊..?”政赫看見靠躺在浴缸堛慵YESUNG抬起被水汽熏紅的臉看著他.
“我叫你,你怎麼不回答我..”政赫只穿著西褲..赤裸著上身..

“不想回答..怎麼了..?”HYESUNG把毛巾漂浮在下身位置..

看見政赫拉下褲子拉練..“你要做什麼?”HYESUNG有點奇怪..不會他這麼急色要和他共浴吧.
已經脫下來了..HYESUNG連忙別過頭..我才不看呢.
這個變態是故意的,暴露狂~~

但政赫只是拿起蓮蓬“嘩..”水幕瞬間把那健壯的身體包裹住..
還背對著他.

HYESUNG盯著背對著他的後背..水流順著脊背凹處到圓溜的臀部,形成彎彎的弧度..
背肌隨著他的動作顯示出結實均勻的好看的形狀..

雖然有些許或深或淺的疤痕.反而使小麥色的皮膚更具吸引力..


咬著嘴唇.HYESUNG腦袋媔}始想像昨天晚上他們到底什麼個情景..

殊不知,政赫卻在洗澡途中想的比他還多..

他突然轉過頭,深深的看著HYESUNG的眼睛.

“我們打賭期限到了..誰輸了?誰贏了?...”政赫緩緩的問了這樣一句話.

HYESUNG連忙躲開眼睛..手捧水往臉上撩...
意外的沒有了往日伶牙俐齒的HYESUNG..

政赫知道自己很可惡.

因為剛才HYESUNG那瞬間的表情,真的太像清澀害羞的彗星了..

他想說點什麼..外面的手機鈴聲聲大作..

他匆忙拿條浴巾圍住下身.濕漉漉的出去接電話.

“我要走了..你叫餐來吃吧.”政赫再度進來.對HYESUNG說.

HYESUNG還是沒有看他..只是低頭.

等外面一片寂靜後,HYESUNG才從浴室出來..撲在淩亂的床上..癟癟嘴.想哭.
一連兩天,HYESUNG把自己關在房間..哪也沒去.

老太太打回電話.他也不接..
嚇得奶奶以為他生病了,差點要馬上飛回來.

“奶奶.我沒有事情..你忙你的吧..記得回來給我帶禮物..”HYESUNG在第三天,
穿了件黑色的休閒上衣..戴了頂黑色帽子.他今天約了同學去打球.
痛快把力氣用在了藍球上.
大家拍掌散了後...

“聯誼..?”HYESUNG坐下來喝水..同學央求的希望他去參加聯誼.

“我不去.像傻瓜一樣..”HYESUNG從來就沒有參加過.

“HYESUNG,你就去吧.我怕我們幾個又白去了.”同學頂著滿臉汗的對HYESUNG說.

任他怎麼說,HYESUNG就是不去..從籃球室追到更衣間.又追到操場上.
看著HYESUNG開著車離開..同學只有搖頭歎氣..

HYESUNG看著毫無動靜的電話..

文政赫,你果然是玩遊戲的高手,可本少爺也不會輸..一睬油門.
車子消失在繁華街道中.



荒蕪的山丘上.一個墳包前..一大束鮮花擺在那.
政赫站在彗星的墳前...第一次覺得彗星笑容有點苦澀.

“彗星,你懲罰我吧..我知道對不起你..”政赫除了說這些好像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他沒有和HYESUNG主動聯絡..他知道他在打賭前就輸了..
不.在島上的時候,也可能更早的時候..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輸了.

這個賭只不過是他想接近HYESUNG拙劣的方法..只是HYESUNG配合著他而已.

負罪感和滿足感佔據他的心.讓他即不敢面對彗星又不敢面對HYESUNG..
最後他還是先來見彗星了.

他尊重了彗星的遺願,沒有為他和媽媽移到環境好的公墓園..
讓彗星待在媽媽旁邊.這個偏荒的山坡.他們家不遠的地方.
也許黃土更溫暖.這堛漱籈韞戽..和媽媽生活在一起更開心吧..

冷風吹的臉漸漸麻木..視線也越來越模糊..回到家的晚上他夢到了彗星.
他知道,那一定是 彗星..

瘦弱蒼白的躲在他懷.他拉著彗星指尖冰涼的手.“我媽媽說,手腳冰冷的人,是得不到疼愛的..”他說,

“怎麼會?我會一輩子疼愛你的.”他把彗星手放在唇邊清吻.試圖把那寒氣驅走.

“不..你是做不到的..”彗星把手抽回..第一次倔強的推開他.幽怨的看著他.

眼睛有點點淚光.他的臉好白.但出奇的漂亮..

“不,我做得到.彗星.彗星...”卻怎麼也抓不到了..

“彗星.別走..我有話說..彗星.”

政赫正開眼睛,四下黑黑的....

天還沒有亮.他沒有動...

他回味著剛才的彗星..心臟抽搐得要命...

如果彗星還活著,也許就不會遇到HYESUNG.如果先遇到HYESUNG.也許就不認識了彗星..

彗星,HYESUNG.我註定要愛上你們,也註定傷害你們..
“你小子怎麼突然來韓國了..?”HYESUNG開車去接個外國同學--LEON,他是香港人.

“我表哥在這邊 做生意.我想到你也在這邊,我就來了”

LEON算是HYESUNG一起玩的狐朋狗友之一,只不過LEON身上奶油味重.
在學校時就男女同吃.這是讓HYESUNG不太喜歡他的地方.

帶他吃過飯.LEON的表哥打來電話.讓他們過去玩.

“這堙H”HYESUNG看著這個酒吧,他不想進去.雖然這堿O小有名氣,但是很亂.跟LEON進了昏暗但還算格調不錯的二樓包間.

在兩排包間的不遠處可以從欄杆這堿搢ㄓ@樓不小的舞池.因為現在好沒有到時間.所以還沒有人還不算多..

包間堸ㄓF他表哥,還有兩個男人.身邊分別坐著個小姐,“我表哥.我朋友HYESUNG.”

他表哥應該30幾歲的樣子..從衣著打扮來看,是生意人模樣.

另兩個人是韓國人.

“你和我們LEON是同學?呵呵.但你怎麼看也就20歲的樣子啊..”表哥遞給HYESUNG一杯酒.

HYESUNG一笑,沒有說話..他對陌生人習慣這樣.所以第一次見到他人都以為他很酷.

“恩,HYESUNG長得比實際年齡年輕.剛認識他的時候,還以為他未成年呢.”LEON和其他人打過招呼.
替他朋友回答..


一會又進來兩個陪酒小姐..

LEON表哥和他朋友聊他們的,LEON和HYESUNG有一搭無一搭的聊著他們同學的那些事情.

HYESUNG身邊的小姐靠的很近,手在他的大腿上畫著圈.HYESUNG沒有在意.

只是對她老把酒杯遞到他唇邊有點煩“把本少爺灌醉了你負責..?”他斜了女人一眼.

“我當然負責..”那女人以為是在調笑..這個男人長的真好看.身上的清爽味道讓她喜歡的不得了.
:如果來這堛澈人多幾個這樣的該多好..可惜啊,這樣的簡直是稀有動物..

HYESUNG點根煙..吸了一口.噴在她臉上..眯著眼睛“你負責不了.”
然後把煙扔在酒杯.“滋..”光點滅了.


跟小姐玩著親親的LEON知道HYESUNG有點不高興了.給那個女人一個眼色.

“啊..我聽說文秀兒也回來了.找她出來啊..那丫頭也很會玩..”他對HYESUNG說,

“好久沒有見到她了..你約她吧.”HYESUNG往後一靠.眼睛掃到表哥的一個朋友正肆無忌憚的盯著他看..他警覺的把分開的雙腿併攏,並且交疊.

那個人挑挑眉.意味深長的沖他一笑.

HYESUNG撇撇嘴,不再去看他.

LEON鬆開女人,神秘的湊到HYESUNG跟前坐下“我聽說文秀兒的哥是..”他做了個手刀的動作.
“狠角一個..是真的嗎”

“不知道..不太瞭解.”文政赫有那麼狠嗎?他怎麼不覺得..

“出去透透氣.”他站起來..直徑開門到了外面..真受不了一直盯著他看的那個男人眼神.

他趴在欄杆上.望這下面漸多的人頭.心堛熒陑摯_來.

把電話拿出來.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翻出文政赫的電話..如果我給他打一聲,他會不會回電話呢..?想著,他按了撥出鍵子..然後連忙關掉.有點緊張.好像做賊一樣.

拿著電話.半響也沒個動靜.身後有人搭下肩膀.他閃開,回頭看見那個男人.其實這個男人長得倒還不錯.只是最討厭想勾搭他的人...

這個人明顯看錯人了..難道我像那種人嗎.

躲開他的手.“幹什麼.?”

“這麼緊張.”這個人突然離他很近.簡直就要碰到他的臉..

HYESUNG不客氣的推開他“大叔.你醉了吧.”

“我是大叔.?我沒有那麼老,不信你試試..”

HYESUNG厭惡的想離開,又覺得不甘心..調戲我?
我正心情不好呢.

“是嗎..”他笑了一下.對方果然呆了呆.伸手拉著對方的領帶,帶著曖昧的表情移到不遠黑暗的一個小過道.

“你他媽看錯人了.以後眼睛看清楚點..”HUESUNG狠狠的區起膝蓋頂在對方的胃部.
再揮拳補上一記..

對方毫無防備的被攻擊的彎下腰.

HYESUNG順順頭髮.然後一口氣沖下樓,直接沖出大門.
到了外面才想起應該告訴LEON一聲才是..
一摸口袋,電話不見了.丟在哪里?他沒有了印象.

算了..那也不回去,打了人心情還是不好.

看見路邊有罐空酒瓶.用腳用力的踢出去..“啪..”正砸在一輛車上.

“找死啊..你活膩味了.吱個聲,我他媽的讓你痛快的去死..”車上的男人放下車窗,劈頭蓋臉的沖HYESUNG亂罵一通..

正一肚子氣的HYESUNG攔在車前跳腳回罵.“你媽才要死了呢.誰讓你在那堣F..活該.”

卻沒有想到車子突然發動開向他...

刺眼的車燈.讓他小臉刷白的呆站那...

他感覺到車子的保險杠碰到了自己的膝蓋....車子停下來.
“哈哈.小子.怕了吧.看你還罵不罵.”車上的人探頭嘲笑他..

就在這時,從HYESUNG身後“吱...”刺耳的刹車聲.
“啪..”車上下來一個人.快步的走過去..

二話不說,越過HYESUNG的同時,把他扯到一邊.遠離車子~
然後對著那個車窗伸進手臂.扯住剛才罵HYESUNG的那個人照著臉就幾下.

車上那個人還沒有反映過來就被打的鼻口竄血..“我看你是活夠了.”鐵青著臉的政赫劈頭就是幾下.

然後打開車門..拽那個人下來.用穿著皮鞋的腳狠踢著已經倒地的身體.
他給HYESUNG回電話的時候,是個陌生人接的,一問才知道是一個酒吧的服務生..

問電話的主人在哪里?回答不知道,因為是在地上拾到的,政赫放下電話就趕來了..因為他知道那個地方有點亂.怕單純的HYESUNG出了什麼事情.

結果剛到門口就看見那輛車開向HYESUNG.而HYESUNG愣愣的站在那.顯然已經嚇到了.
早就想修身養性了的他.在這個時候.馬上又回到了他當年的火爆脾氣..

雖然知道後面有跟來他的兄弟.
但在這個時候,他等不及,晚他一些的手下.

這個男人車上的幾個人,在幾秒鐘後反映過來.連忙下車向政赫撲來..
HYESUNG在看見政赫出現的刹那.一陣欣喜.看到他伸出拳頭打那個人的時候.正要拍手叫好..
卻看到從車上下來還幾個人奔向政赫.

啊.對方人多啊.HYESUNG怕政赫吃虧.四下找可以打人的東西,他知道自己的拳頭不可能打人像政赫一樣那麼有力氣..

他找打人的東西的同時.“吱.”又來了兩輛車.

瞬間的功夫.HYESUNG還沒有看清楚呢..沖向政赫的那幾人就被打倒在地了.我們救兵到了.哈哈~

HYESUNG這才神氣晃了過來.“叫你嚇我..知道下場了吧!!”表情和動作絕對有做惡霸的潛質..
他剛想再應景的奸笑幾下.
身邊的政赫卻一把扯過他的胳膊.拉他上車.對跟在身後的小七揚了下下巴.然後把車子倒出.

HYESUNG叫道“我也是開車來的,我的車還在這..”

政赫停了下來..把手伸向他.“你要幹什麼..?”HYESUNG推開亂摸自己的手.

“接著.”政赫把摸到的車鑰匙扔給了車外面的小七.

“你給我坐好.”這句話是對HYESUNG說的.把車駛離這.

HYESUNG被政赫剛才的打人的凶樣嚇到.沒敢回嘴.但還是不甘心的把身子滑下些.歪著屁股.就不坐好!怎麼樣~

“你電話借我..我還沒有告訴我朋友一聲呢.”他想起LEON.

“我的電話不隨便借人..有想說的話嗎?我開回去.你見真人說去.”政赫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沒有轉回頭的意思.

“那算了.....”= =|

“你奶奶還沒有回來嗎.家媮晹酗偵礞H在.?”政赫問,

“沒回來呢.有幾個傭人在..”HYESUNG順口說著.有點困了.閉上眼睛.

從小沒有父親的他,曾一度渴望男性那寬厚的身軀保護著他. 有人欺負他的時候,能有人站出來替他出頭.撐腰.

今天的政赫讓他有莫名的感動.喜歡看他為自己生氣的樣子.喜歡看他出頭教訓欺負自己的人.
喜歡有這樣的男人站在自己身後,讓自己有持無恐..
迷迷糊糊間.感覺身子一輕.好像被抬起來,不..應該是被抱起來..他不想睜開眼睛.還把頭往那溫暖的地方擠了擠.

政赫把HYESUNG放在自己的床上.把鞋子,襪子.外套.褲子給脫掉.然後給蓋上被子.
其實這個時候HYESUNG很清醒.但他索性裝睡..原來被人抱著走的感覺這麼好.被像對孩子一樣的對待這樣舒服.

雖然自己不是GAY,但有這樣一個男人對自己..還是有很強烈的滿足感和虛榮感的.

文政赫對他來講和別的朋友不同,真的不同..他知道!!


兩個人在房間媄並乖鯆韙F一天.本來早晨起床就晚...直接該吃晚飯了.

政赫一天沒有辦公.HYESUNG取笑他不愛江山愛美男.. = =

HYESUNG穿著政赫的衣服.和他下樓..

“哦.對了 .我們這樣下去.你家堛漸S弟是不是知道我們的關係了?那..那..怎麼辦.?”

因為他們倆的身高差不多.HYESUNG穿政赫的衣服還算合適..只是肩稍微大些.顯得袖子有點長.

政赫摟過他的腰.“那我們就順便公開不是更好...”

“公開.?公開什麼.?公開我們做那個了..?”HYESUNG腦海堹B現出大家知道他們的事情後.

會想像他和政赫在床上的動作吧..那..

想到這,他的臉紅了.


政赫笑著摟著他.“其實沒有人會明著問的..大家心堜白就行唄.”
“文秀兒那丫頭就會問..”HYESUNG很不自然的.

“這個問題我們先別想太多.我們先出去吃飯..不然我們就要直接吃宵夜了.”政赫牽著他.出門.吃飯.
之後的幾天,兩個人和所有的戀人一樣.甜甜蜜蜜.
有一天.HYESUNG讓政赫來學校門口接他.是騎機車來接他..他要政赫帶他去兜風..

他是以最快的速度出校門.就是怕被文秀兒撞見.結果.

“哥..?你怎麼來了..?”文秀兒的聲音.

所以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然後他們認命在文秀兒面前公開了他們的關係.

“我真的接受不了..這個世界太奇怪了.太奇怪了..”文秀兒真的接受不了.她的哥哥和HYESUNG?
兩個男人?

“HYESUNG哥,你.你一直不接受我..是因為什麼原因.?”在一個咖啡座..秀兒和HYESUNG見了面.

“恩..不知道.反正就是對你沒有那個欲望..一點也沒有.”HYESUNG輕抬著眉..讓坐在他對面的秀兒感歎這樣的一個漂亮男人怎麼就和我哥了呢..

歎氣.

........

“那..HYESUNG哥.以後我叫你什麼啊..?嫂子..?”

“噗..”一口咖啡噴到她的臉上.然後就看見HYESUNG一臉的就像被大義凜然的偵探指出你就是兇手的狼狽表情.

“你.你說什麼..?你怎麼就斷定我是下面的那個..”HYESUNG幾乎就是在吼..

= =||


過幾天,他去香港了..去了幾天.我發現我想他..原來我是真的動情了!!

知道他今天回來.

馬上就跑去他家堙A沒見到人..奇怪..他身邊的人都在家堸..
問他兄弟Innjo..“文政赫呢...他沒有回來嗎..”

“回來了..又出去了..”

“去哪里了?”

“不知道.他每次出門回來.都要自己去個地方.不許人跟著的..我們習慣了..”Innjo如實回答.

我沒有離開,就坐在大廳堙A正對著門.我發現我最近真的變了,以前我是絕對不會安靜的坐上了兩個小時,但現在就可以..

喝著為我倒的茶.一杯又一杯.

“HYESUNG,你什麼時候來的..?”政赫站在我面前..我不說話..伸開雙手臂抱著他的腿.
臉正靠在他的私處.我不以為意..更不去理會他身後那兩個兄弟尷尬的臉.

“你去哪里了..?”我問.

“有點事情..”他身上有淡淡的.不屬於他身上的清香.

我跟他進房.他脫了衣褲去洗澡..

我拿起他的衣服.掏出錢夾..那張畫像安穩的夾在那.

我仔細的拿著他的鑰匙串挨個分辨著.

這個是車鑰匙.這個是房鑰匙.這個是他公司的鑰匙.這個是房間保險櫃的鑰匙...這個是.....

最後剩下了兩把鑰匙..我盯著它..難道這就搬開我心堨衈Y的工具?


HYESUNG知道自己開始懂得察言觀色.開始留意政赫在他面前的一舉一動..語氣和表情.

這應該就叫做成長吧..每個人都要長大的不是嗎..?

有時政赫會有片刻的走神.和心不在焉..HYESUNG會很不高興..會鬧脾氣..但又說不出生氣的理由..

這讓政赫把幾次想說出口的話咽下去..他想把彗星的事情告訴HYESUNG..希望HYESUNG知道,
文政赫真心的愛HYESUNG,而不是因為他的相貌同彗星一樣..

但HYESUNG的性格讓他沒有信心..怕現在擁有的幸福又消失掉.

他常常想,如果說人心可以開.那一定是給彗星一半,給HYESUNG一半.
那HYESUNG願意要他一半的心嗎...

“HYESUNG,我們今天去吃什麼..?不如我們回家自己做吃的,怎麼樣”

政赫坐在車媯違YESUNG打電話..


“我今天沒有時間,要在家媯孕丰云犒q話.她說打回幾次電話我都不在家..所以我這幾天要乖乖的.

我是不能陪你了..你可以自由的去玩了..”

“那好吧..想我就給我電話..”政赫掛斷電話..

HYESUNG不知道自己在玩著什麼..

是抱著好玩的心態還是好奇的心態.還是別的原因..?自己也不知道了.

想知道政赫的行蹤太容易了.每天即使不見面,也相互通電話.問他身邊的那幾個親近更是有問必答..

HYESUNG覺得這樣很無聊..也沒有意思.他想要“進展”..

所以他昨天晚上因為有點小事情對政赫發了頓脾氣..政赫說“你別這樣小孩子氣了.乖.”

抱住他.吻他..

“我就這樣..怎麼?覺得我不好了是吧?去找你的舊情人啊.啊.對了,他死了對吧.
想他也是白想了.對吧.”

HYESUNG掙脫開.他看見政赫眸子堣@閃而逝的傷感...

今天當政赫從公司出來.他就開車跟在後面..當然沒有開他自己的車子.開出的是東萬的不常開的一輛.

掛了電話.他距離不遠的看見政赫的車停了下來.
然後包括司機在內的兩個人走下來.政赫坐在了駕駛位..

前面的車好像漫無目的行駛著.穿過大路.拐進小巷..又轉出來..

天色漸漸黑了.幾乎跟不上政赫的車子了.HYESUNG有點洩氣.不會是發現了什麼吧?
照常理是不能啊..因為政赫沒有什麼黑道關聯了.早就不太那麼小心翼翼了.
難道自己跟的太明顯?

終於車子停了下來.政赫在一家便利店門口停下..片刻功夫拎著個袋子又出來.再然後就來到一棟矮樓下面.

HYESUNG趴在方向盤上..“看來做跟蹤者還真累.”..他看著三樓的一戶人家亮了燈..喃喃的說.

HYESUNG:

好不容易到了天明.昨天晚上,我沒有耐性的等在那...

開著車飛快的回到家.我膽子小..怕晚上看見自己害怕的東西.還是等到白天再說吧.

也許是心情放鬆的關係.睡的很香.

早晨起床..照著鏡子.很精心的打扮一番.“HYESUNG,你真是太帥了..”

對自己忍不住讚賞.本來就是嘛.我長的好,全世界都知道的..

到了在心堣w經想了好多次的門前.拿出早就從政赫那堨峖L泥模制下來.並做出的兩把鑰匙.

小心翼翼的打開了門.長出一口氣.看來還真弄對了.我真是天才..

第一次做這種事情,我卻一點也不緊張.真的不緊張.好像回自己的家一樣.

不大的一個房子.除了衛生間和廁所讓人一目了然.還有兩扇門緊閉.
我推開一間...門應聲而開..然後我笑了..控制不住的笑.
因為我看見了我自己...我的大照片掛在那..那麼明顯.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如果不是怕把我的衣服弄髒.我真的想就地打滾.
“文政赫啊..你還真是神經病.你就是神經病..哈哈..”眼淚都要笑出來了..真的.太好笑了.

我邊笑邊看“我”自己.好像是幾年前的照片..樣子乾淨又清爽.和房間的格調一樣.

我有這樣的時候嗎..那樣溫柔的笑容..我好像沒有啊..我笑的時候.是露牙齒..張狂的樣子啊.

“哈哈.文政赫,你早就暗戀我了是吧.看我的照片就戀愛了?太好笑了吧”

笑的我沒有了力氣...
勉強扶床沿坐下來..擦擦眼睛..哦,原來還有好多書啊..
應該是“我”還愛看書吧..
我翻看著桌子上書籍..沒有什麼灰塵.

看來文政赫常常打掃....

牆角上有個小衣櫃.
打開看..幾乎清一色的淺色系列.以白色為主..我有嘴角動動..
怪不得我偶爾穿白色的衣服..政赫表情就很異樣..還以為我自己多心呢.

原來啊.原來..

櫃子埵陴H淡清香.既熟悉又陌生..

可以想像有個人常常抱著這些衣服思念他愛的那個人..

我站在照片面前..“你好啊..你是我嗎.如果不是,那你是誰?或者我是誰?告訴我可以嗎.天使..”

我想我瘋了.真的瘋了.看著那雙眼睛..我竟然睜不開眼睛..

是眼淚嗎...我想是吧...
而他一直看著我,好像在譏笑我..

發瘋似的想去推翻那張讓心痛的床.奈何我沒有那麼大的力氣..發洩的把被子.床單拋在地上..
全部拋下..

讓床露出它難看的身體..

我癱坐在地上..

我該怎麼辦...文政赫.我算什麼...彗星.我算什麼..你們告訴我!!我大聲尖叫..



:政赫,我想我奶奶了..去看奶奶..順便去玩.先不要給我打電話..我會打給你的..。

HYESUNG給政赫留條短信.離開韓國.

拿著一本小冊子.HYESUNG迫不及待的去見奶奶.他想要真正的答案..文政赫.彗星告訴不了我.奶奶應該可以吧...


“HYESUNG啊.你怎麼了?臉色不好啊..”在海邊的別墅.奶奶擔心的看著自己的孫子.

“我沒有事.我只是想奶奶了.”HYESUNG撲到她懷..眼淚湧了出來.
這樣奶奶慌張的直安慰他..

深夜..

“奶奶.我想看媽媽的照片..我想看.”HYESUNG對一直輕拍他睡覺的奶奶說.

奶奶一頓.“不是說過嗎..沒有你媽媽的照片.一張沒有留下...”神態凝重的觀察著孫子的神色..

她隱隱察覺到什麼..

“那為什麼就有爸爸的照片..而沒有媽媽的..”HYESUNG拉住奶奶..“奶奶.你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

“森啊.你怎麼了..突然問這些..”

“奶奶..你告訴我.我是不是還有個哥哥..奶奶,你告訴我..”HYESUNG突然失控的尖叫..

“誰對你說的..”

“我的一個同學告訴我他看見一個人和我長的一模一樣..他發誓沒有騙我.”HYESUNG緊盯著奶奶.

“世界上沒有秘密的...乖孫子..”

老人一下一下的摸著他的頭髮..像是安撫HYESUNG..也像是下了決定..
HYESUNG:

我捏著..那個彗星留下的小本子..看著照片上.

我現在才知道那上面的人原本是我最親的兩個人...但卻再無緣相見了.



那天,我在那個房子塈中F很久..不知道該怎麼辦..終於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那又怎樣.
去找文政赫嗎..罵他是個混蛋..大騙子..?他騙 了我什麼.?我的身體..還是我的感情..?

我不應該覺得委屈啊.是遊戲不是嗎.這有什麼啊..不就是我和這個彗星長的一樣嗎..多難得啊~有這麼相像的兩個人.
也怪不得他啊.
如果是我.我也不放過這個機會..畢竟抱著上床的時候..如同抱著死去的彗星一樣.看著我的臉時.就象看著彗星一樣.


我揉揉有點麻木的腿..該離開了..該離開了.文政赫..我們也該再見了..我不是你的彗星.我不是.

我自傲的笑了..:我是誰啊..怎麼會為一個男人傷心呢.

看向彗星.“對不起啊.漂亮的彗星..我把你的床弄亂了..我真的很壞.是不是?..佔了你的政赫.又闖入你們的愛居.別生我的氣.
我給你收拾好..”

我抓起地上的東西..想整理出原來的樣子.“啪嗒..”一個小冊子掉了出來..從哪里掉出來的.?

彎腰拿起來..堶惕巡菢虓茪...無暇看本子上的文字..

定睛看照片..照片上是一個年輕的女人抱著兩個小孩.她是坐著的..兩個孩子分別的坐在腿上.

兩個小孩很小.應該是才剛剛能坐起身的吧.穿著一樣的衣服.光著四隻小腳丫..短短的腿直坐在女人的腿上.腳心朝外.

我癡癡的看著..感受著女人唇邊的那抹只有母親才能有的溫柔..有媽媽真好..
兩個孩子看來是雙胞胎.我把視線定格在小孩的臉上.一模一樣..長的一模一樣..

一模一樣?我渾身一震..手指開始發顫.心臟也加快速度..其中一個孩子的腳心....有個紅色的痣..
不會吧..?有了個可怕的念頭.但自己馬上否認..不會的.不會的.

好久才讓自己清醒過來..故意不去看那照片.去翻看著那小本子..
秀氣的字跡.但寫的並不工整.很亂.我的心也隨著往下看而越來越亂..

奶奶.您怕我知道真相離開您嗎...您怕我去找回自己的家人嗎..?

我不會..如果說我是在認識政赫之前知道的真相.那我也許會連哭帶鬧的嚷著去找家人..
但現在不會啊.您沒有發現我和以前不大一樣了嗎..
我的表情.思維.甚至語言.都有很大的變化.
大有走火入魔的趨勢.難道我現在身體的埵釣潃茪H..?
一個是我,一個是---彗星。


彗星性格溫柔.思維細膩.從他紀錄下來的點滴就可以看得出.
每當閉上眼睛腦海奡N會浮現出彗星和政赫交往時的情景.

脾氣暴躁的政赫生生的被柔弱的彗星給降服了.

一奶同胞.兄弟的性格竟然相差那麼多.我的哥哥彗星在四處找我而輾轉在外..吃盡苦頭.
而我那時還在國外的校園.胡作非為.用著大把的鈔票.

靜下心來想.如果那時奶奶抱走的彗星呢?那先遇到政赫的會不會是我..那政赫最愛的那個人不就是我嗎.

每每想到這..我就笑著搖頭..HYESUNG啊.你真傻..



前天,奶奶很平靜的告訴了我.解開了我心中的謎團.

“那時我的丈夫和剛剛大學畢業的兒子一同遇難後.我痛不欲生..死的心都有.一個女人縱有豐厚家產又如何..
身邊無伴...老來無子..

幾年後,我終於想去領養個孩子..以擺脫孤寂的生活.我先去的孤兒院..就在那堥ㄗ鴗F你東萬哥.他那時已經7歲了..算是大孩子了.

就因為年紀大了..沒有人肯認養.院長說這個孩子即聰明又懂事..以前也被領養過..可養父母生下自己的孩子後,就又把他送回來了.

可想而知孩子的心情..看著身邊的夥伴一個一個被認養走..他常常自己哭..

看著東萬把雙大眼睛期盼的望著我..我動了惻隱之心..留下句下星期我來接他.就回去了.

回去後,也打定主意就這樣吧..命中註定的誰也改變不了.
可誰知道,有個老朋友給我打電話,說他們醫院有個病人去世了..留下孤兒寡母.母親沒有能力帶養兩個孩子.想送人一個..

我本不想去..但對方一再勸我去看一眼..說看看又何妨..

等我一見到可愛的雙胞胎兄弟的時候..就再捨不得就這樣離開了..尤其是你,活潑好動.一直逗人開心.抓著我的手一直不放.
像極了我兒子小的時候..”


奶奶說他就這樣抱回了我,兩家為了日後不必有什麼牽扯..都沒有問對方的姓名和身份..

最後奶奶想給她留下些錢.但被拒絕了..說我不是在賣兒子..只要您對他好..我就感激了.

媽媽..你怎麼就這麼狠心把我給送人了..
你不知道我因為小時候沒有媽媽而羡慕別的孩子嗎.
你不知道我因為沒有兄弟姐妹而寂寞嗎..
你不知道,奶奶再疼愛我,也和母親的愛不一樣嗎.

難道在看....彗星的時候.就不想起另一個兒子嗎..也不想想他現在哪里?..在做什麼嗎?不想他嗎.?

你身體不好..去世了,卻留下彗星來讓他找到我..你沒有想到吧.他身體也不好..還沒有你壽命長呢..
在正值最眷戀世間的時候,有個男人那麼愛他的時候..他怎麼捨得離開..
沒有什麼比這個更悲慘的了.

問題是他沒有找到我..卻被我找到了..還被當成“情敵”找到的..之前一直在我心堛漕漁琩.原來是自己的兄弟.

看來文政赫不知道這麼秘密..如果知道我是彗星的弟弟會怎麼對我呢?

一切皆是命啊..還是冥冥之中註定.

我第一次為了彗星流淚..心很疼..恨文政赫的心更甚..是為了他負了彗星,也是為了我自己.

我奶奶病了,這個老人是心病.我知道..20多年的在心堿O個負擔.現在挑明瞭..卻又多了更大的負擔..

再看見東萬哥的時候.想:原來..原來他一直知道我們是一樣的人.都不是這個家原有的成員.
但他卻一直以下人身份對待自己.雖然早就不叫自己少爺了..但我還記得他跟在我後面小心伺候自己的樣子.

他那時知道奶奶已經收養了我.求著奶奶.“您不必讓我做您的家人..只當我是您家的僕人.您帶我走吧.”

奶奶給了他同樣的生活和教育..但他和我不同的是.只叫奶奶為“夫人..”

拿著管家遞過來水杯和藥.我來到奶奶的床前..
“奶奶..您放心..我最愛的是您..您是我奶奶..我永遠也不離開您.”

那夜我抱著奶奶睡的很沉穩..我讓她拍我入睡.像小時候一樣!!!我愛你,奶奶~
政赫當然知道了HYESUNG已經來到公寓的事情.他對那個屋子太熟悉了.哪里動了他都知道..

但他不知道原來彗星還藏著個的小本子..並且被HYESUNG拿到..更不知道原來彗星和HYESUNG有淵源..

做好最壞的打算.知道HYESUNG必定不會原諒自己.

坐在他們自己的那個“家”,一時誰也沒有開口.政赫盯著HYESUNG.揣測著他的想法.

其實知道HYESUNG的脾氣..想他要是打自己幾下.或者大哭.再或者罵些難聽的話..

但眼前的HYESUNG只是安靜的坐在那..穿了件白衣.頭髮也修剪的乖巧.神態...神態也有些變化..

“我早就想對你說..但...你很生氣吧?確實,我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可以說是震驚.但你不要誤會我對你的感情.
我對你是真的..”政赫說出連自己都覺得很爛的臺詞.

“..其實你不必小心翼翼的..我沒有覺得什麼.那只是好奇而已..你也知道我的了..沒什麼.世界上竟然有長得和我一樣的人.但我覺得他還是沒有我帥..你說對嗎”HYESUNG斜眼看著政赫.

這個男人身穿名貴的西裝.英俊的臉龐.有著吸引人的氣質.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
我們兄弟也不例外..但“幸運”的是,這個男人也傾慕我們..

想到他和彗星都曾光著身子在同一個男人的懷抱..臉色漸漸潮紅..那絕不是興奮..

竟覺得噁心..

HYESUNG接著說.“那麼說你現在愛的是我嘍..把那個死去的彗星徹底忘掉了?”他走到政赫身邊..蹲下來.
抬頭用亮晶晶的眼睛看著政赫..他知道自己現在是眼神最有殺傷力了..

政赫摟過他..HYESUNG順勢趴在他腿上..乖巧的像只小貓.

“我會為了你..把彗星藏在心堻戽`處的...你給我時間.”政赫說著..眼前浮現出彗星那張對他笑的臉..讓他馬上把眼睛閉上.
那堣w經濕潤...

HYESUNG緊握拳頭.“為了我?那彗星太可憐了..如果我也死了.你也會對另一個人說同樣的話吧.”

政赫剛想說話..冷不防HYESUNG的拳頭正打在他的下顎..使他往後一仰.HYESUNG接著又一拳.“這是替彗星打你的.”

抬起腳狠狠的踹在政赫的腹部..“這也是為了他...”

政赫驚訝他的反應.但沒有躲閃.任憑讓他發洩.

HYESUNG把他抓起來..左右開弓“啪啪啪啪”四個嘴巴..頓時政赫的臉腫脹起來..有血絲殷出嘴角.HYESUNG打的夠用力.

“我們完了.遊戲結束了..”再抬起的手劃個弧度.抵在政赫腦後.伏身給他一個吻.把血跡舔盡.舌尖滑過唇齒..沒有溫度.
冷冰冰的..讓政赫打個冷戰..沒有回應..

“說實話..你是個不錯的床伴..但我不習慣有固定的..太久了.沒有新意了.”HYESUNG不再看他,
扯扯衣角..整理整理頭髮.唇邊帶著抹難懂的笑.

打開門.外面雷聲隆隆..HYESUNG抬起頭看著陰暗的天空..

“HYESUNG..”後面政赫在叫他..

HYESUNG沖進開始下雨的世界..瞬間他的白衣濕透.頭髮貼在額頭.他伸手攏到腦後.

轉過身對追過來的政赫..笑的極其媚惑..“我們完了...別叫我的名字.你不配.”
文政赫:

沒有想到HYESUNG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每個人心堻ㄕ釦悀ㄓF的那個人吧...彗星就是我生命中的那個..
但人已經不在了,我也以為我再也不會愛了~無論的男人還是女人.

當然如果HYESUNG不是有著那樣的面孔..我也不會有近一步想接近的想法..

他的性格完全顛覆了在我心堶鴞釭滷k星個性..雖然同樣的臉孔..但分明就是兩個人.

我愛彗星也愛HYESUNG...愛彗星的閒靜..愛HYESUNG的活潑.愛彗星臉上那份淡定.愛HYESUNG臉上的捉狎.

我自己分的清.不是為了想念彗星..而找HYESUNG代替..

我沒有死纏爛打的去找HYESUNG..那樣沒有用..
也許HYESUNG真的不是這路人..
他只是覺得新鮮.覺得好奇.覺得和我在一起很好玩..等呆久了..就會發現還有那麼多的花花草草在等著他.不必在一個還念著舊情人這塈銩迡o.

我說什麼呢..?文政赫你真是個混蛋.

秀兒前一段回國外了..說要暫時先不回來了..好好..走吧.走吧.都走吧.



剛剛得到消息,我當年的大哥.鷹.被暗殺了...
我頭痛欲裂..

當年要退出~大哥就沒有為難我.他對我真的很好~但因為種種原因我一直不去看他.最後一次,還是他來這.我們見的面..

“大哥,別去了”Innjo對我說.
我知道他的意思.我如果去弔唁.就是去送死.因為我也知道了.鷹的遺囑埵酗@部分的財產給了我.

很多人沒有想到的.鷹可能也沒有想到這會為我帶來麻煩..

“Dr_SR姐好像也被困在那堣F..”
我微微一愣..“她也去了.?”
“恩”
“那麼大意.?”

“恩....這次很明顯是先走露了風聲..”

我揮揮手讓他先出去..半晌我撥通個電話..“是我..”....

一天後,我帶著幾個人來到了K的地盤..臺灣.當然我不是傻到就帶這麼幾個人~這只是表面上.


“政赫.好想你啊.呵呵”K.還是老樣子..笑面虎一個.

其實當年Dr_SR和K結的梁子是我們共同結下的.只不過後來一直沒有提.那是因為鷹在這堣@直壓制著K.讓他不敢動我.

“恩~也想你啊~怎麼不去我那塈銣痚..”我輕鬆一笑..雖然打一進門就看見站在兩旁的黑衣人腰間都鼓鼓的..
但即來之則安之.

“我哪敢啊..你黑白兩道混的那麼熟.我怕去了看著嫉妒.”皮笑肉不笑的.

“先別聊.了,我先去看看鷹哥.”看來局勢比我預料中的還要糟.在靈堂那堻澈雱N清..很多大哥的親信都沒有見到.

“政赫..你回來啦..”我跪拜之後.看見了炳叔..心媮棳滫囓X口氣..

“炳叔.”我上前摟住他..眼睛有點濕潤..

“我們政赫是個大男人了..不像小時候了..”他拉著我進了內堂,在那塈甯搢ㄓF鷹..

說不出的滋味..在道上混都知道遲早有那麼一天.這麼強的男人也有倒下的一天.回想起過去跟他到處搶地盤的日子還歷歷在目.

“身中20多槍..當場就沒氣了..”炳叔在一旁說.我點點頭.

他向我打了個眼色..我會意.“炳叔.明天把鷹哥送回去吧...大家也不方便過來.總不能安葬在這塈a”

“恩..堂堣]都是這個意思.那邊也準備接了..”

K在我們身後沒有說話.我能感覺到那淩厲的目光.


鷹死在臺灣很意外..這是所以人心知肚明的事情.一直呆在美國..卻死在臺灣..
這筆帳怎麼清..?別人我不知道..但我一定要清.
即使我想不管也不行..有人急著清掉我..

晚上,在給我安排的住處..

我坐在那堣@直沒有動..閉目養神.
我知道在這個房間.有幾個針孔攝像頭監視著我..

來之前在袖口娷禱U稱“袖珍炮’的357口徑手槍..腰後別著一直跟著我的M92F貝雷塔.那是鷹送給我的.它一直跟著我.
用它不知道打暴多少人的頭..希望今天是最後一個..

“哥..”Innjo推門進來.沖我點點頭..真起來..伸伸腰.走過去拍拍他“好久沒有來這堛惜F..既然K招待.一定要盡興哦.”

他跟了這麼久.已經達成一定的默契.“恩.哥.這堛漣泵n靚..”



這堛漫]店要比韓國多..有點像日本.但今天我們來的這個店明顯的沒有放得開..明擺著嘛.我們明著是來娛樂~其實是算總帳...

“政赫,我們這麼久沒在一起喝酒了.今天要喝個痛快..”

“好啊..Dr_SR呢?怎麼不見她.?聽說她也在這..難道還小氣的不來見我.?”我開門見山的.

“呵呵..難得你還想著她..”他對他身邊的一個黑臉壯漢說“去.把Dr_SR姐請來...”

“找幾個進來陪..要好的.”他接著吩咐..

轉過來對我說.“本來我不知道政赫你原來這些年還有特殊喜好..真的.聽說的時候.真不敢相信.你還好這口..呵呵~所以我特別準備了兩個陪你..看你滿意不?”


我一驚..站在身邊的Innjo也抬頭看向他..

一笑.“沒有想到,我這麼隱秘也讓你知道了..看來還真關心我啊..”嘴上雖然輕鬆.但心堣w然不安.

“這兩個怎麼樣..?呵呵.滿意嗎..”幾分鐘後,K摟著懷中的一個洋忸問我.

我的心一直往下沉..陪我的兩個男孩清一色的尖下巴..白淨臉.
“看來你還真清楚我的喜好啊.”我托著他們的下巴.每人吻一下.

我看見了幾年沒有見到的Dr_SR..她見到我並不吃驚..看來料定我會來的.

“政赫.你還是那麼帥..”這個娘們這個時候還不忘調侃..

“你倒是老了..”我上下打量她..

看得出她被白粉害的不輕.臉色幹黃.眼圈發黑....
她揉揉太陽穴坐下來...苦笑下..接過K遞過來的“煙”狠命的吸了口..

這時,K的手下進來一個.伏耳對K說了幾句話..就見K臉上的肉抖動的幾下....眼睛掃向我.

我看在眼堙A知道小七的任務成功了..我對他挑挑眉..

“哼..哼..Dr_SR,.你的那個小白臉剛才被人殺了..”他對我的調畔有點憤怒.

“什麼..?”Dr_SR驚的跳了起來.看得出她滿眼的不舍.她看著K..接著轉頭看向了我.漸漸的眼露殺機.

我苦笑.:.Dr_SR啊,Dr_SR啊 .如果我不這麼做.你就別想回老窩.你養的那個小白臉不但出賣了你~而且還是攥在K手堛漱@張王牌.

“文政赫.是你他媽的幹的吧..”她眼睛發紅.
“他會害死你..”到了現在沒有必要在裝樣子..
我推開身邊的男孩.直視著她..

“你知道他對我來說多重要嗎...他跟了我好久了..”這個女人要氣瘋了.

K看好戲的樣子.知道我除了讓他控制Dr_SR的牌後..他迅速的從生氣轉為平靜..

“這樣吧.Dr_SR..多年的交情了..那個小白臉沒了~我送你一個.保證不比你原來那個差.”K說完,拍了下掌.

門被打開..一個修長的身影被推了進來..蒙著眼睛..看得出唇色發白..

我聽到我的心臟“砰”的爆裂了..

K.你娘的...這個男人你也敢動...?我要讓你下地獄.!!!
HYESUNG:

莫名其妙的被弄暈.然後就被弄到這個地方,~開始還以為綁票..
很害怕...但又想,如果是綁架無非是為了錢,那讓奶奶給錢就是了..

結果,無意中聽到這樣的對話,才知道跟文政赫有關..我這輩子真是欠他的..連這種事情都會找上我.

“還別說..如果這小子不說話,還真是雌雄難辨..雖然咱不是喜歡男人..但看到這樣的也覺得長得美.難怪讓文老大摟他這麼長時間..”
一個男人很猥褻的聲音.
我被蒙著眼睛..他們應該不知道我醒了..我還保持著原來的姿勢.,
我真想說“我那是帥.即使不是帥,也是他媽的英俊.”

可楞是沒敢說出口..畢竟不知道自己現在身在何處..所以任憑被人扳下我的臉.我估計那是有人再看我.

我屏著呼吸~讓自己儘量不被察覺.

從最初被綁來..對方還是講韓語的..後來是講中文的..可惜我聽不懂.再後來又是講英文的,韓文的.

因為一直沒有吃東西..胃很不舒服.有點疼..也想奶奶..怕她知道了擔心.

祈禱這兩天別讓她知道我不在家.要不然一定會被嚇壞的,
幸虧我在路上被綁的時候,剛剛和她通完電話.


我當然不知道是這是哪里.腳因為一直不活動.有點軟.手被繩子勒的很緊.

我這輩子什麼時候受過這個..心埵韭N把該死的文政赫罵了千遍了.


“呦..來了,.”響起一個人的聲音..猛的眼前一輕..我臉上的布被扯掉.

因為冷不丁的不適應光線..我抬起被捆的手.擋了擋..

“政赫.認識嗎?”那個聲音又響起.政赫?我抬頭..眼睛飛快的尋找..這是個不算太大的一個房間.一圈的沙發.稀落的坐著幾個人..

然後我就看見了好多天沒見的文政赫..他大刺刺的坐在那..一隻手環在沙發靠背上.腿交疊著..卻沒有看我.
我原以為這段時間讓自己很忙.
想著不去想他,過段時間就會忘了他的.誰離開誰不是活啊..
但看見他的瞬間,不知道怎麼的,覺得委屈..想對他說我很餓.也累..手腕也痛..但...他沒有給我機會.看也不看我..


尚存的自尊心讓我咬咬嘴唇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政赫.怎麼不說話了?”我看向在政赫對面的那個男人..一直都是他在說話..
“認識,但看來你的情報還是不準確,”政赫說這話的時候,又中指蹭蹭下嘴唇,抬眼看我一下,
這樣的他讓我有點陌生,應該怎麼說呢,我一上時說不上來,

“怎麼?”那個男的接著問,

“我前一段就把他甩了,不太對我胃口”他竟然還笑,

什麼?這個王八蛋,我完全忘了我身在何處,看見離我最近的桌子上有的煙灰缸,順手拿起..“臭混蛋”
因為手不方便,沒有扔的很準,竟然打在站在政赫身邊不遠的人身上,我一看,是我很熟的Innjo = =|

“看吧..脾氣多壞..”他點著我,斜眼沖我笑..

“K..他給我...”一個女人把手指指向了我..我本來就暈..現在真的想倒地不起..

“那還要問政赫..”這個叫K的一直盯著眼前的酒杯..臉上的表情好像是笑..語氣卻分明沒有笑意.

“Dr_SR.別添亂...”文政赫的話..讓我有想抱他的衝動..但下面的話讓我有踹他的衝動...“如果你能開心也無所謂..”他說的.

Dr_SR來到我面前.伸手摸摸我.我扭了扭身子.她說“雖然身無四兩肉...但是政赫看上過的,應該還不錯...我是指床上.”
她雖然嘴上的輕佻..但她看我的眼神卻很嚇人.

“那你說錯了..”該死的文政赫又說話...
“他在床上就是死魚一條...看吧..到了現在他也沒有怎麼說過話..更別說叫床了.而且我估計他都不知道怎麼陪女人了...”
言下之意再明確不過..

“文政赫.你去死.”我終於忍無可忍..聲音沙啞的.讓我自己也嚇一跳.
“聲音還不錯..挺性感..”她笑了.

K這個時候站起來了..打開門對外面說“去準備車..讓Dr_SR姐回去..”

這次我確定我看見女人和政赫打眼色.我確定.
眉來眼去的...想玩3P?= =+
本少爺不幹..><


傳過來一陣輕笑..然後我的血往上湧.文政赫.你混蛋....

我看見他身邊的一個男孩幾乎是鑽進他懷.他的手臂還環著沙發上..那個樣子分明就是在調情.笑聲是那個男孩發出來的.

看不清眉眼..只看見白淨的脖子..

我咬著嘴唇,心婼|著最惡毒的話,

“啪.”,政赫突然抓住那個人的一隻手..眯著眼“你不乖喔..”那個人的臉馬上沒有了血色.長的還不錯,
我撇撇嘴..只不過是摸你的腰嘛..又不是摸那..以前不是最喜歡讓我摸的嗎..

他轉過頭.終於看向我了..對上他的眼睛..我立刻眼前不爭氣的模糊一片..
眼睛一花.他已經來到我面前.動作非常快,

一把扣住我脖子.把我埋在了他的懷..“別看.!”

一聲悶響... 又是一聲悶響,接著,我聽到倒地的聲音..也聞到了濃濃的火藥味和淡淡的血腥味..

心堬q個大概,我掙扎的探出頭,想一看究竟.屋子堣w經恢復平靜.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我也以為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當然,如果沒有他儘量遮擋我,但還是在身後地上露出的幾隻腳.
一個開了花的靠墊..和消失的那倆個原坐在政赫身邊的男孩,
我抬起眼看政赫,我想我的眼睛堨R滿恐懼,是的,我恐懼,為什麼讓我看見他這樣的一面,

“敢去摸我的槍...活的不耐煩了..”..他的表情邪氣而陰森.

我茫然的看向四周,局勢已經很明顯了,我看到一直站在K身邊的那個大漢手堣]拿著手槍,但卻指著K之前摟著的那個面相清秀的女人..

奇怪的是 ,那個女人異常冷靜,
而K 面色蒼白,額頭上被一隻烏黑的手槍指著,那是Innjo,

“你背叛我?”K顯然是在問那個大漢,

“他如果是背叛,那你不也是同樣背叛了鷹?”政赫一直摟著我,我反正也沒有力氣,索性就靠著他,

“我們的阻擊手就在外面,你以為你出的去?”那個清秀的女人開了口,

“你終於說話了?呵呵,還真差點被你騙過去,如果不是鷹哥身上留下的子彈,我怎麼也想不到愛麗絲會找K合作,他是個蠢材,你不知道?”

K臉抽搐著,

愛麗絲冷笑“那你呢,文政赫,你一直把自己隱藏的很好,我們在鷹哥身邊的時候,你裝的就像個小弟,手下一直就那麼幾個人,
鷹哥在韓國那個小地方一呆就是幾年,
哼,我們明爭暗鬥的時候,你卻又宣佈退出,結果呢,你搖身一變成了商人,但你的錢是哪里來的,誰不知道,鷹哥的產業有多少,你比我還清楚”

“我退出是有原因,但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政赫說這話的時候,低頭看了看我,

“還有,鷹哥能在韓國那幾年拼地盤卻實是為了我,那是他為了報答我父母,你不知道吧,我父母就因為當年收留受傷的鷹哥被敵家殺了,我和我妹妹成了孤兒,他找到我們時,我還在做苦力”我一字一字的聽著,感受到他因為激動而起伏的胸膛,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你現在說什麼都行啦,”愛麗絲說,我覺得這個女人冷靜的有點恐怖,


過後,事實證明,那個洋女人確實不簡單,

政赫突然扭過我的臉“K,你知道嗎,本來我不急著殺你,但你犯了我的忌”他說完,看了看我“他的臉,是你們的人應該打的吧?”

我猛點頭,剛開始反抗的時候確實吃了點虧,再加上我的皮膚就這樣,有點磕碰就有印子,所以現在應該還很清晰...
K面無表情,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