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不做了?.文政赫,你開什麼玩笑..”泰幫的Dr_SR姐吃驚的看著我.
這個女人也算個傳奇人物了.. 她哥死後,她獨當一面.把幫派做的有聲有色.

但她貨的主要來源還是靠我文政赫..她直接和那方搭不上話.

高根鞋在地上清脆的響著..氣氛一度緊張.

來到我面前..俯下身.低胸的衣領下面.豐滿的雙乳幾乎要呼之欲出.

“政赫..好好考慮一下嘛.”媚惑的嘴唇幾乎貼在我臉上.

“對不起,我決定的事情不會改變的..”我毫不客氣的把她臉推向一邊.

站起身推開門,看見我的人和她的人都隨時準備動傢伙的樣子.
有點劍拔弩張的...

我拍拍她的一個手下.“小兄弟..放鬆..別走火”
回頭對抱肩盯著我的Dr_SR姐..“今天晚上.你們自己接頭吧.
我這次沒有也不要.就當我賠罪了..後會無期了.”

誰知道,沒有我參與的這次,卻出了事情.她不但貨丟了.人也損失幾個.

“好啊.姓文的,你擺我一道..”電話堙A聽得出她的暴怒.

“不關我事..”我知道就算我說多少次,她也不會信的.

那批貨就是沒了..

她一直想動我.但是不敢輕舉妄動.

在道上混要的就是面子..她怎麼能咽下這口氣..

不敢來硬碰硬來找我..畢竟她勢力早就不如當年了.
而且她也一直呆在泰國.幾乎不踏足這堣F..


我接到Innjo的電話的時候,正在舊公寓和彗星說話.
我從島上回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來看他.

我被HYESUNG這個小子搞的神經有點緊張..
如果不是接觸多了,還真的不知道他那麼孩子氣...

和我的彗星截然相反..

理智告訴我離他遠點..但還是對著那張臉沒有抵抗力.

他就那樣帶著花環坐在樹上低頭看著我..

陽光穿過樹枝貪婪的照在他頭頂..這樣耀眼的人就活生生的在我面前..
微翹的眼睛..定定的看著我...
似笑非笑的表情即熟悉又陌生...

用手指點住他的唇..和想像中一樣的柔軟..

我幾乎是落慌而逃..
耳邊好像聽到彗星在說:政赫,你怎麼可以這樣?你不是只愛我一個嗎?
自責的幸不得抽自己幾個耳光..覺得對不起彗星也對不起HYESUNG.
可是後來我還是像著了魔一樣的,在院子塈k了他.
碰到了他唇的那一刻,我曾自私的想要擁有他..再也不放手..

“彗星,我算是背叛嗎?是吧,是背叛..我知道..怎麼就可以這樣對別人動了心.難道就是因為他長的和你一樣?彗星.我該怎麼辦.”


從島上回來後..常常夢見他穿著睡衣在森林堛獐豸l..

在我面前蹦蹦達達的..單薄的身體卻透著活力..

偷偷的去他家附近徘徊幾次..就是希望能看見他...

有兩次我看見他了..他還是喜歡穿黑色衣服.從頭到腳..
長長的腿包裹在有形的褲子..有點卷的頭髮.偶爾會用小發卡盤成小辮.
在耳後留下幾綹..隨著走動..一飄一飄的..
不認識他的人一定覺得他很酷.因為他老是擺著很酷的表情和動作..

只有和他相處了才知道他是個單純的有點可愛的男人.

我就這樣跟他到了學校.然後看他進去,不可否認他是漂亮的,無論是衣著品位還是飛揚的氣質和漂亮出眾的長相..都吸引了很多學生的目光..

斷斷續續的從妹妹那堛器D他一些事情,
比如在舞會和女生跳舞調情啊.
比如讓她看見和女人接吻啦..
妹妹嫉妒的發狂.但也拿他沒有辦法..

我每次都好像不在意的聽.可我每次聽完都會徹夜睡不著..
腦海埵^想著他接吻時的表情..兩排睫毛微微顫抖..

紅暈會爬上腮邊...舌尖小巧而靈活..
想著這些也能讓我的身體起變化.

我覺得自己真無恥..
...雖然長相一樣,但他不是彗星.他不是屬於我的..
接完電話,我對彗星道別離開公寓.

真沒有想到小七他們背著我跟泰幫有交易..
多年不碰槍了,還真的有點生疏..

所幸弟兄們還算是全身而退了,也把小七他們拉回來了..

雖然因為大意的被襲擊了.但也算是幸運了..
對方雖然人很少,但都是訓練有素的傢伙.
我懷疑不是泰幫的人,因為我沒有見過他們.

聽Innjo說捉回來的兩個確實還是泰幫的.我想還是放了算了,
梁子結的越深越沒有好處..

打斷一條腿或者砍下兩截手指也就行了..

Innjo他們說,我昏迷的時候一直說胡話..

雖然聽的不清到底說些什麼.但.彗星.兩個字聽很真切.

我只有心堶W笑.

秀兒跟在我身邊看來不太安全.過一段時間,我還是讓她回去吧..
這次把她嚇壞了..畢竟以前她沒有親眼看見我受這麼重的傷.

看她哭的淅瀝嘩啦的.對這個唯一的妹妹心生愧疚..
我這個當哥哥的太不夠格了..。


文秀兒這段時間很乖,下課就早早回家,照顧哥哥.
她第一次看見哥哥象個死人一樣的躺在那.渾身是血.

平日健壯的哥哥就那樣咬著牙不發一點聲音的每天換藥..包紮.打針..
讓她太心疼了..

自從哥哥受傷,她每天上下學都是哥哥公司的人接送..

今天車子還是不例外的等在門口..

“HYESUNG哥.”她看見英俊非凡的HYESUNG了..

他今天穿的超帥..狐狸毛的短款皮衣.下面是深色的牛仔褲..

微長的頭髮被黑色絨線帽罩著.手叉著褲袋堙A一晃一晃的走在她前面..

聽見有人叫他,HYESUNG回過頭,眼睛塈硈t閃過一絲欣喜..

“幹嘛..”馬上又恢復冷漠表情..

文秀兒高興的跑上前,挎住他胳臂“不幹嘛.就是難得看見你嘛.”

確實難得,因為常常找不到他...即使看到他,也是身邊圍繞著女人..

HYESUNG翻翻眼睛.拽出胳臂.

“HYESUNG哥,你今天不去玩嗎?我好想和你去玩啊.可惜.我哥.”她還算
有良心的惦記著他哥哥.

“不去玩.來來回回就那些,沒有意思...無聊啊~”HYESUNG很誇張的歎口氣.然後說“我奶奶今天也不在家,連個陪我吃飯的人都沒有..”

“那....”文秀兒在男色面前有點動心.“我....”她想說那我就不回去陪我哥哥了..陪你好了.= =

HYESUNG打斷她的話“你家有好吃的嗎?我說文秀兒,你到現在也沒有約請過我去你家耶...今天反正無聊就去你家吧..不過要請我吃好吃的,聽到沒”


文秀兒張大嘴巴,真沒有想到有這等好事..他竟然去我家..

猛點頭“好啊好啊..”
“把嘴巴閉上..空氣都被你這個大嘴巴給吃了..”HYESUNG暗自得意..
“啊..那我家的車..”文秀兒為她要坐誰的車傷腦筋..

“我今天沒開車.”HYESUNG好象認識文家的車一樣.逕自朝她家的車走去..

“是嗎.?正好坐我家的車一起回去.”文秀兒傻不拉幾的..
到了文家,HYESUNG對文秀兒說“你家老有這麼多人嗎”因為他看見有幾個眼熟的文政赫的兄弟..

“HYESUNG哥,我去廚房看看,今天做什麼好吃的了”秀兒讓HYESUNG自己隨便看看,她先跑進後面的廚房..

因為文政赫的手下知道HYESUNG的身份.所以也沒有人限制他走動..


HYESUNG順著樓梯上了二樓.:哪間才是他的房間呢..?

“哥.先別動...哎呀..”一個男的聲音.

“...真緊啊..”文政赫的聲音.

“我是第一次嗎...怕弄不好...”


“怕什麼..習慣就好了..小七不是沒在嗎..手用不上勁啊...”還是文政赫.
“是啊,看來還是小七做的好啊..我讓大哥不舒服了吧..”

HYESUNG聽的氣血上湧..真他媽變態,果然是.....


“HYESUNG哥..這是我哥房間.進去吧..”文秀兒走上來..笑著去推門.

啊..?不行啊..HYESUNG第一反映是別開門.屋子...==|

隨著文秀兒推開的門..
HYESUNG一邊捂著眼睛一邊用身體擋住文秀兒.大叫“不要看啊...不要看啊.屋堛漣眲鵀蝒A啊......”

.....一片寂靜....

捂著眼睛的HYESUNG半響也沒有聽見動靜.挪開個手指.露開條縫..


扼..= =就見文政赫確實沒有穿衣服.赤露著上身.綁著繃帶.一隻胳臂吊著.手堮陬菑@個瓶子..眼睛瞪的很大的看著自己.

而旁邊有個男的也保持著原來姿勢..
但卻是給文政赫換藥是姿勢...
象看怪物一樣的盯著他.= =


原來..原來....
HYESUNG臉紅的真想撞牆而亡.
不過轉念一想:一定是這個男的不合他心意,所以才...==||
“HYESUNG哥?你說什麼快穿衣服啊?”文秀兒還是傻不拉幾的.

“他是怕哥著涼..”政赫接過妹妹的話.好笑的看著HYESUNG,他明白HYESUNG是什麼意思..這傢伙也太...

一旁的Innjo暗笑得憋到內傷...

好久不見了,他還是老樣子..穿上冬裝的他,也能看出消瘦的身材..

因為現在的臉是紅的,所以和他酷酷的打扮.形成很有趣的畫面.

“哦..HYESUNG哥隨便坐啊..你和我哥不是很熟嗎..”

“誰和他熟..”HYESUNG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眼珠子一直在政赫受傷的部位轉悠...

“我是說.這個瓶子蓋很緊,因為手用不上力,所以打不開”政赫不自覺的舉著瓶子解釋...

“切.我問什麼了嗎?”HYESUNG在看清政赫身上的傷後,心驚肉跳的.

怎麼好象沒有好地方了呢..半年沒有見的他,臉色發黃..憔悴的很.

除了還黑溜溜的眼睛..氣色大不如前了..

他走到跟前,對正在給政赫上藥的Innjo說“我可以看一下嗎”

Innjo滿頭大汗的“看吧.反正我也包不上..”

“文秀兒,你就看著嗎?還不來幫忙”HYESUNG頭也不回的揚聲叫道.

沒人回答?他回頭..“這個丫頭跑去哪里了..?還是妹妹呢..”

“哎,我說,我不是讓人參觀的”政赫盯著離自己非常近的臉.
毛茸茸的毛領子堙A那張小臉精緻又可愛.

遮擋住兩頰,下巴顯的更尖了..

HYESUNG感覺到他的目光.轉睛看向他.
他的眼神什麼象個色狼啊?好象看著我的嘴巴呢...
這個變態.能喘口氣,就想歪的..

HYESUNG臉又紅了...想起他們之前的吻..

把外套脫下,仍在一旁.“見識見識嘛..真小氣.”堶惇齔蛚礎滫滌盂潀.戴了條發亮的白金鏈子..

腰身顯的越發細了..
“有什麼好看的..愛好還真特別啊”政赫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他.

Innjo驚訝的聽著兩個人的對話..
大哥也有說這麼沒有營養的話的時候,真是難得..

他看見HYESUNG也有點意外.因為之前見過他兩次..
現在看來是秀兒的朋友.難道就這個關係,大哥才這個態度?


“你還是男人嗎?這個也打不開..”HYESUNG嘴撇著,從政赫手媟m過瓶子.
“我說,這個瓶子...”政赫剛說話,

“不用解釋..”HYESUNG果斷的打斷他的話.很男人的.用力..再用力.==  
.....恩..怎麼打不開呢,怎麼這麼緊啊..

“咳咳.我想說,我剛才擰開了,你是不是又給擰回去了?咳咳”政赫看著HYESUNG
那整齊發亮的指甲說著..面部肌肉有點抽搐..真的被他打敗了.

“我擰反了?”HYESUNG尷尬的再試試..確實== +


最後Innjo奔手苯腳的算是給對付上了..

Innjo拿著那些換下是紗布帶上門出去.

剩下他們倆一時氣氛有點尷尬..

政赫伸手拿衣服想披上.HYESUNG看了看.難得的
走上前,幫他披在身上..
他也有溫柔的時候啊~這個時候還真象彗星..連表情也象,政赫心媟Q著..
“蘑菇都吃了嗎”政赫沒話找話..

“我恨蘑菇..”==

HYESUNG不再去看他..在屋子娷鈺y,看看這個摸摸那個..

“原來你們這樣的人真的和電影堣@樣啊..那你也會用槍吧”
HYESUNG擺弄著櫃子上的各種刀具問.

“哦..”政赫一直發愣的看著他的背影.

HYESUNG不再說話..政赫不知道他現在心媟Q些什麼?

難道是在擔心我?

“那也會像電影堥獐阰萼_來瀟灑的開槍吧...多帥啊!!!”
HYESUNG再說出口的話讓政赫的臉部呈扭曲狀 = =||

努力平復表情中....

“哥,吃飯了..”文秀兒推門進來..後面有人推了個小餐車跟著..

“HYESUNG哥,我剛才去親自做了兩道你最喜歡的菜.一會我們下去吃吧.”....

HYESUNG沒理她.

想了想“我們也在這埵Y吧.覺得坐在床上吃更有意思”說完一屁股坐在床上,
文秀兒用古怪的表情看著他.今天這個大少爺有點奇怪啊.

平日堿O最講究環境和氣氛的.現在竟然想在滿是藥味的大哥房間埵Y飯..

再說哥哥也不會答應的啊..
但他那親愛的哥哥對HYESUNG就這樣坐上床,並不討厭,也不反對.

還往旁邊挪了挪...給他讓地方.
啊~~文秀兒心堻o個美啊~看來哥哥和未來的妹夫相處的不錯啊.= = +

HYESUNG把絨線帽子摘下..然後抬手順了順頭髮.
政赫側頭看著他.真想也抬手摸摸
HYESUNG:

真的是和文政赫八字不合啊..好心去他家看他..卻..
啊~~我要瘋了;回家洗了一百次手.也能感覺到那個東西的觸感.
再也不去了..接近他就沒好事...
不過看他像牛的身體應該比正常人恢復的快吧..
那天和他一起在床上吃飯..
看著他因為傷而笨拙的吃飯樣子.

“嗨.嗨.漏湯了嘿..”我好意提醒他.==

他卻不知道好歹的接著漏.

最後的結果就是我狠狠的往他嘴媔賵X口.讓你漏.

文秀兒那個丫頭根本就不管她哥.象徵性的給夾了幾口就算了.

那麼大的人了,能吃飽嗎..

“我吃不下了”文政赫的表情好像是我在難為他一樣.
挺大個男人裝什麼小口啊..

反正最後我是給了他很多飯菜..
他不還是吃光了..就是裝唄.

“嗨嗨..你哼哼什麼啊.”我奇怪的看著他吃完就躺在那堜D吟= =

真是變態,怎麼這個動靜在我聽來這麼不純潔呢..

可能是我心婼|他們的大哥了?反正進來收拾的那傢伙一直偷偷看我.

再看看他大哥..表情很怪..

“哥哥是吃撐著了吧..”文秀兒的話引得我使勁白了她幾眼..胡說什麼啊.
那個收拾碗筷的傢伙雖然背對著我,我還是看見他聽到文秀兒的話在那猛
點頭.. = =+ 切..

“HYESUNG哥,你扶我哥去廁所吧.”
上個廁所還用人陪..?我翻翻眼睛.瞪了她一眼,
她吐吐舌頭..“我還是叫小七他們吧.”

“行了,我來吧.”我要顯得平易近人點嘛.都吃人家的飯了..

說是扶.其實就是幫他脫下褲子..
“你臉紅什麼?”他的口氣決定是在調戲.
“你快尿吧.廢什麼話啊...”

給他穿褲子的時候.因為眼睛不想看噁心的東西.
所以背著臉給他提.

呃.手感不對 = =|| 出事啦..

摸錯地方了...

“啊....”我驚訝的看著手.和手上的東西..僵在那.

我的高分貝惹得外面的文秀兒“怎麼了?..”
我顧不得他了.鬆開手,頭也不敢抬.轉身.

“我想起一件事情.得趕快回家...回家.”我套上衣服帽子.
飛也似的逃了.

後面文秀兒還喊呢“HYESUNG哥.你好像流鼻血了.是不是撞到哪了..?”

“管不著.....哎喲.我的奶奶啊~~..”最後的兩截樓梯是用屁股“走”下來的.

從他家出來,我才想起來,我好像除了他房間,那堣]沒有去.
.
真是太變態了..好心幫他.他卻占我便宜.. = =||
他肯定是故意的..指不定他現在多爽呢..死變態..

別想他了 ....忘掉忘掉..
但不知道為什麼老想起他,難道就因為接過吻了?
也不對啊,和我接過吻的很多啊.我怎麼就不想她們呢..


終於盼著奶奶出國了,太好了,出去玩一玩,放鬆放鬆..

不要老想著那個噁心男人,我都開始懷疑我也跟著變態了..

和新認識的朋友約在了那個最有名的夜總會.說實話好久沒去那樣的地方了,因為奶奶管的嚴嘛..

“這個肯定是最貴的.”在電梯埵釣潃茖k的互相擠眉弄眼的色迷迷的上下打量我.

我吐.“本少爺也是來嫖的..”嚴重鄙視那兩個狂吞口水的傢伙.邁出電梯

包間.我們每人找了個妞.這堛漱p姐年紀輕.模樣也正點.還不錯.

喝酒..唱歌.然後先後帶著女人直接去開房了.

我看著懷堥滬茠曭瑭棳漜M純的女孩..“想怎麼玩..?”

“怎麼玩都行..”她“吃吃”的笑.手不安分的在我身上亂摸.
“媽的,我是來玩你的.你卻占我便宜...”我把她一把推到在沙發上.
手伸進她穿著裙子..

“我們去房間吧.好好玩..”這女人雖然這麼說,還一個勁的勾著我的脖子.死狐狸精跟我來這套.
嘻嘻..不過我喜歡..


我拉起她..頭有點暈.看來這酒還真有後勁..

搭著她的肩膀.往電梯口走.
對面有幾個人和我擦肩而過..好像聽見有人“咦”的一聲..駐足看了我們一下.

沒有看清是誰..我就和女人進了電梯.

我把上衣脫了,平躺在大床上.女人在洗澡..

奇怪啊,要是在以前,我聽見嘩嘩的洗澡水聲就會擠進去來個鴛鴦浴了.

怎麼現在沒有那個想法.看看自己的小弟弟也沒有抬頭的意思. = =

有人敲門..“是誰啊..?”我爬起晃悠開門..

..恩?.揉揉眼睛.文政赫?不是吧..?我再揉再揉.就是眼睛揉瞎了也是他啊..

“你.你.你.”酒醒了一半..他身後跟著兩個人.其中一個很面熟.
哦.我想起了.是剛才見過的.

文政赫沒有表情..上下打量我.我突然想用手擋起光著的上身.
但又覺得彆扭..手就這樣不尷不尬的不知道放哪好.
“親愛的..我洗好了..”

我不用回頭也知道那個女的一定正以風騷的姿勢僵在那兒呢.

直到文政赫的人把她帶走..
我才如夢初醒的對已經關上的門叫到“哎.我說,我可是給了錢的了..
別浪費啊..你們誰用了吧...別浪費..”= =||

背後傳來文政赫的冷哼聲.

我轉過身“哼什麼哼..我都奇怪了.你怎麼來這堣F?還有啊.我找女人關你什麼事情啊 ..是氣你現在有傷在身不行嗎”

文政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欺到我身後..我們來了個面對面..

他眯著眼睛看著我.我發現他現在的眼睛像獵豹..危險又可怕..

我不自覺的往後退.都退的背靠在門上了.他還一步一步的逼進我..我吞了口口水..

有點艱難的“..你..你要做什麼?”

“我是想告訴你,我的傷沒什麼大不了的..該做的還是能做...”他手臂支著我的身邊..

溫熱的氣息噴在我臉上..

“那.那比就去找女人啊...去做啊..來這媟F..幹什麼..?”我挺著胸脯抬著下巴滅視他..==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個樣子讓我不想找女人了..”他俯下身.我感覺到他的鼻子碰到我耳朵了.

“哈...”我連忙推開他的胳膊.跳開.指著他“你終於承認你變態了吧....哈.”

他沒有轉過身.“你現在好像很開心啊..?”

“什麼....?你..你.我開心?我開什麼心..女人沒有了..來了個男人我開心?”因為他沒有回頭.
我可以悄悄的長出幾口氣..

“對了..”我突然想起來了“你要是喜歡男人.這奡N有賣的..質素很高的...”

“我知道..對了,你還不知道這個地方是誰開的吧.?”文政赫點了根煙.坐在沙發上.
一條腿放在另條腿上.身子靠在那..眼睛斜看著我..

活像個看脫衣秀的色鬼..我的衣服呢?
我才想起我上身還裸著呢..

匆忙的把襯衫穿上.“.恩....?難道是你開的?”他妹妹沒有提過啊..
.他是老闆.那這堛漱H不是隨便上嗎..無論男人還是女人.
“別怕.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我女人多的很..至於男人...嘛..”他停下來不說了..
吐口煙圈..眼神隨著煙圈飄上半空..完全陷入沉思狀態.

“怎麼?怎麼不說了 ?..”我突然有點矛盾..即希望從他嘴婸‘X什麼,又害怕他真的說出什麼..

他拿起桌子上的洋酒.倒了一杯..緩緩喝下.

“男人我只喜歡一個..誰也比不上他..”
“他..?他是誰.”

他一直不說話..只是一杯一杯的接著喝酒...
文政赫:  

接到兄弟的電話..說“秀兒的男朋友來了..”  

我雖然開了這家夜總會.但是臺面上的老闆不是我的名字.是我其中一個兄弟出面經營.  

我還是在短時間出現在店.這讓我的兄弟們對我親自而來感到驚訝.  
我幾乎的放下電話就出來了..不能忍受他抱女人.還是在我的眼皮底下抱..  

走的有點快,身上的傷口被牽扯的有點名疼....  

打開門的HYESUNG美的讓人不想移開眼睛..我想他一定不知道現在的他有多誘人..  
因為沾著酒氣.臉上閃著曖昧的粉光..尖小的下巴微抬.眼波流離.  
昏暗的燈光下.優美的頸部..鎖骨..平坦的腹部..一覽無餘..  

雖然知道他是喜歡女人的,也一直抱女人..可真的親眼看見這個場景還是讓我思緒混亂...  

晃動著酒杯..我儘量不去看他..但又捨不得就這樣離開..  
說到彗星這個話題,我說不下去了.一杯一杯的吞著酒水.  





“誰也比不上他..?是男人?”他驚訝的表情說明他真的很吃驚..  
“是啊..誰也比上他..”我盯著他的臉..從和彗星一模一樣的嘴巴婸‘X這樣的話還真是  
很可笑的感覺...誰也比不上彗星嗎?我自己都糊塗了..  

“是嗎..但你可知道..你說的這個人有的事情肯定不如我..”HYESUNG那如櫻桃的嘴巴輕輕吐出這樣的話.  


他彎下腰.嘟起嘴唇.左右輾轉的在我唇上各點了一下..然後抬起頭.眉毛一挑.  
“可惜本少爺不會人隨便看到我的好的...”  
穿著襯衫的他..上面兩個扣子沒有系..現在正隱約露出漂亮的鎖骨在我面前..再加上他挑逗的表情.  

無疑增添了色情的味道.......  




HYESUNG對文政赫的話有點惱怒.什麼叫誰也比不上....主動親了他一下,  
是因為自己不服氣..?還是..  
反正聽後極度不舒服..  

在略微挑逗文政赫後,不無意外的看見對方的眼神出賣他自己..  

輕笑..站起身.男人啊.還不是經不起我的挑逗..  

“啊..”..剛想轉身的HYESUNG胳膊被猛的拉住..並且被突然的力道帶回來.跌倒在文政赫的身上..  

“你..幹.嗚..”還沒有把話問完.嘴巴就被堵上了..  
沒有什麼技巧.沒有什麼溫柔..只有霸道.  

小小的嘴被啃咬的無所適從..舌頭也被吸進並佔有著.  

兩個人都好像處於憤怒的狀態..HYESUNG掙扎著把嘴唇逃離出來並且拽著政赫的衣領.從沙發上滾落在地毯上..  

揉做一團..兩個人由接吻變成了廝打..  

政赫因為有傷在身.所以讓他同身高差不多的HYESUNG一度壓在身下.  

“你能不能乖點..”政赫最後喘著氣用一條腿壓制住HYESUNG亂動的雙腿..胳膊橫在他胸前.  
“你放手...你拿我當什麼人了..本少爺我真的生氣了...聽到沒有”任他怎麼掙扎也掙脫不開..  
不由得惱羞成怒.  

“怎麼挑起別人的火就不負責滅了嗎.?”政赫用手指摩擦著HYESUNG的脖子.  

“你..你去找你愛的那個啊..你不是說誰也沒有他好嗎..”HYESUNG被摸的聲音發顫...身體和政赫的身體挨的緊緊的..異性特有的肌肉骨骼..和女人大不相同..即不柔軟又不纖細..  

現在曖昧動作讓HYESUNG熟悉的不得了..好像都是他用在女人身上的動作.現在卻..  

“你不同..”政赫愛憐的撫摸著他的脖子..肩膀..襯衫被退下.白白的肩膀全部暴露出來..  

動作突然停止..  

HYESUNG睜開眼睛..看見政赫正用大眼睛定定的看著他..  
兩個相互看著..  

文政赫放開他..坐在沙發上.開始低頭吸煙.  
HYESUNG咬咬嘴唇..臉色發白..  

抱著個枕頭倒在軟軟的床上..對坐在那堣ㄟ坁漸L說“即使你的老闆也沒有權利趕客人出去吧.  
更沒有權利賴在客人的房間..我困了,要睡覺..請你出去..”  

把自己埋在被子堙A開始胡思亂想.:我們是怎麼了?一見面就很奇怪..  
我找女人是有原則的.  
最怕死纏爛打的.上過床了就認為我是她的,那樣的女人..文秀兒雖然不一定是那種女孩..但我也不想看見分手就鬧的女人..所以..我要是解決這點事情還不如找花錢的.上完了拍拍屁股走人.誰也不再認識誰.  
也不必負責..  
所以女朋友..從沒有固定的..在韓國這塈顙S有了.  

禁欲的日子不好過啊..這麼長的時間媮棬u的沒有想過找女人..  
期間有接過吻.吻了不同的女孩子.但只是吻..沒有衝動..  

怎麼剛才和這個男人接吻就有衝動了....?  

疑惑...  

耳朵聽著動靜.但那個人一點動靜也沒有..  

頭疼..酒勁又上來了..眼皮發沉....  

天已大亮.打個哈欠.伸個懶腰..睜眼環視..哦.不是家.  

對了.他騰的坐起來..文政赫呢..?  

屋子媟洠沖鼻.煙灰缸媞′O煙蒂..酒瓶子也空了..人也不見了..  

拿著房卡出門.,意外的看見門口有兩個門神.其中一個堆著笑臉“HYESUNG少爺.我們大哥有請,現在在餐廳等您”

“文政赫?”HYESUNG還是跟著他們去了..

豪華的餐廳堙A文政赫坐在角落..看不出什麼表情.只是有淡淡的黑眼圈...

“你怎麼這麼挑食..?”政赫一直觀察著吃東西的HYESUNG..怪不得那麼瘦..挑食的很..  
HYESUNG撇撇嘴.不理他..放下杯子..看看手錶.
“我要走了..謝謝你的早餐..”  

“恩..HYESUNG.”政赫欲言又止..  

“............是不是有話說啊...?”  

“我不是變態..我很正常..”  
“哦..就是為了說這個啊....”HYESUNG笑了..揮揮手..站起來.  
“那先拜拜了.我今天要去學校.”  
一個星期他有兩天的國文課..  

“我送你..”政赫拉住他的手..牽著他往外走..  

“你...”HYESUNG想甩開他..奈何被緊緊的抓著..就這樣進電梯.出電梯..上車..跟在後面酒店的文政赫手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然覺得有點彆扭,但還說不出哪里彆扭..  

一路上一直有人看著他們兩,  
兩個同樣出色的男人走在一起確實引人注目..  
再加上這樣曖昧的牽手.難怪進出的人都要瞟上兩眼  

HYESUNG心媟Q,就算我是絕世美男也不必這樣吧..  

不過被握的手在溫熱的掌心媟P覺還真是好..  

兩個人上車..政赫手指有節奏的輕敲著膝蓋.  
同坐在後座的HYESUNG突然調皮的按住他的手..不再讓他敲..政赫一愣.然後兩人笑了..笑的很開心..
今天的課上的格外恍惚..教授講的是什麼,HYESUNG也不知道..  
思緒早就飛到九霄雲外了..  

回到家..奶奶坐在大廳看報紙.“我的寶貝.今天是不是有什麼開心的事情..”  

“奶奶..我哪天不開心啊?..看見奶奶就開心..”坐下來摟著奶奶的脖子.撒嬌的說.  

“恩..SUNG啊..我的孫子就是乖..”奶奶看著HYESUNG眉開眼笑的.  

乖..?昨天那個人也對我說這個字了..嘴巴又不自覺的翹起了.  

東萬:“HYESUNG.你星期天有時間嗎?我帶你去個宴會..”  

“我不喜歡去那種地方..哥也不是不知道.”他們三人坐在飯廳.HYESUNG夾了一小口菜說..  

“去吧..也多認識認識人.是那個和我們合作的李抿宇的生日.請柬送到家了..我當然是不想去.  
都是年輕人..你跟你東萬哥去吧..你也沒有什麼事情..不是嗎?”  

奶奶笑眯眯的對漂亮的讓她引已為傲的孫子說.  

“是李抿宇啊...”HYESUNG突然覺得那個生日會應該很有意思..  




從籃球室出來...滿頭大汗的HYESUNG看見文秀兒等在那.  

“HYESUNG哥.我們去吃飯吧..”其實活潑的文秀兒還是挺可愛的.HYESUNG現在看見她.覺得有這樣妹妹也不錯..  

“你家堛漕恕ㄗ荓筆A了嗎..?”  
“恩,今天開始不來接了..我都要煩死了,好像沒有人身自由一樣..現在好了..哈.”  

“誰讓你哥那麼讓人討厭..仇家那麼多..你做他的妹妹還真倒楣..”HYESUNG被汗水略微打濕的頭髮和因為運動而顯出健康紅暈..讓他格外的性感迷人..  

“好像都處理好了..我也不必被送走了..我求哥哥把人撤了.”文秀兒在HYESUNG屁股後面跟著 ...
直到HYESUNG把她關在學校公共換衣間外面...  

破天荒的,HYESUNG和文秀兒單獨的一起吃了午飯..  

只是文秀兒有點奇怪,他們全程都聊著他哥哥的話題.幾乎就沒有談別的..  
李抿宇的生日會是在自己家的別墅媬鴘.  

來的都是些親戚和有生意往來的商場朋友們..  

文政赫到的時候,還沒有來多少客人.  

因為李抿宇的舅舅是政府要員,所以他的往來範圍很廣.  

客人中不乏貴族高官..所謂的黑白想通就是這個道理..相互幫忙嘛..  

很多人上前和文政赫寒暄..文政赫坐在沙發上,拿著酒杯和榮氏的社長聊著天..  

像文政赫這樣的人物..做生意的人對他是又敬又怕.  

當年,文政赫進商界的時候,出手之狠給他們留下很深的印象..  

擋路者死到不至於.但那段時間的殺雞給猴看的事情常常發生.  

做為文政赫的競爭對手,在最後沒有幾個不是笑臉迎人..  
希望和文政赫合作,可到後來還是李抿宇成功的和他合作多年..  

文政赫的幾個親信忠心耿耿.有著和他一樣的霸氣和適應能力.幾年下來.  
他已經成為業界是個響噹噹的人物.  

但文政赫為人低調..很少參加各種派對等應酬..見面就是公事.  

現在這個難得的機會..榮氏借機想和文政赫打好關係.  

李抿宇笑著坐過來.  

“噢..夕瑩小姐,這位就是文先生..”抿宇對身邊的一個女人介紹.  

文政赫見是特意給自己介紹的.站起身.“你好..我是文政赫”  

“久仰大名...叫我夕瑩就好了..見到你很高興..”這個女人舉止優雅,容貌漂亮清新..  

眼睛亮晶晶的一直望著文政赫..  

坐下後,抿宇小聲對政赫說“這個女人別小看哦..她就是AN國際的千金..本人也非常有能力.  

她拜託我介紹你們認識...呵呵..”  

政赫無奈的一笑.從去年開始,抿宇就常常介紹給女朋友..因為見他一直形影孤單..



HYESUNG進門就看見顯眼的文政赫正和一個美麗女人在聊天.  

平日不苟言笑的文政赫此刻嘴邊卻帶著笑.好像很開心..  

抿宇見他們來了,自然不敢怠慢..忙拋下別人,迎了過來..  

“文先生,那兩位就是那個申家的人吧..?我爸爸以前常常跟我提起..說申家是多家公司的幕後老闆..非常有實力..不過,好像當家的是位老人..”夕瑩轉頭看著和抿宇說話的東萬和HYESUNG.  

其實文政赫從他們進門就看見了..  
今天的HYESUNG穿的很正式.竟然是白色的西裝.頭髮也沒有做特別的髮式.只是柔順的散在漂亮的臉蛋兩旁..身材因為修長.長相漂亮.站在那埵蛣M的吸引大家的注意..  

文政赫看著HYESUNG,  
HYESUNG好像知道他看他似的.也看向這.眼光碰到後.HYESUNG竟然飄開看向別處.  

“我來晚了...”突然在HYESUNG身後傳來文秀兒的聲音.  

回頭一看,文秀兒美美的站在那..  

“你要相親啊..還是要登臺.?”HYESUNG語氣刻薄.  

“HYESUNG哥..”文秀兒癟癟嘴.  

文政赫過來和東萬他們打招呼..只是對HYESUNG微微點了個頭..  

HYESUNG閉著嘴巴.也沒有說話.  

客人分了幾座坐下..本來應該和東萬坐在一起的..可是那坐HYESUNG誰也不認識..  

再加上文秀兒拉著他坐在她們這桌..他就“遷就”的坐在文政赫身邊了..  



怎麼那個叫夕瑩女人老對文政赫拋媚眼呢,難道這奡N文政赫一個男人..  

把盤子戳的叮噹有聲.引的文秀兒一直看他.  

“HYESUNG哥..我們明天去玩吧....”  

“去哪里..?”HYESUNG難得的這個語氣回答她..  

文秀兒立刻高興的.“去我哥新開的酒吧啊~~那堣ˋ...”  

“不去...”HYESUNG看著還伸著脖子和那個女人說話的文政赫說..  

死變態.真是死變態...對女人一副色迷迷的樣子..  

HYESUNG心不在焉機械的往嘴堸e食物..  
“HYESUNG....”文政赫扭頭對夾著菜往口中放的HYESUNG說..  

HYESUNG白了他一眼:怎麼?終於有時間搭理我?  

“嗚..”HYESUNG突然捂嘴.是他不吃的東西..  

在這埵R出很不雅..他站起來.捂著嘴巴去衛生間.  

衛生間堛霾L一人,他低頭漱著嘴巴.  

“給..”身後遞過一隻手帕.  

不回頭.也不接.  

只是抬頭對著鏡子.  

“怎麼像個孩子似的,把衣襟都弄濕了..”文政赫把他扳過來,用手帕擦拭著HYESUNG的領口.  

“啪...”HYESUNG伸手打掉.  

“原來你認識我啊?..我還以為我們不認識呢..”HYESUNG帶著水珠的嘴唇在政赫面前一張一合的.  

“我們交往吧..HYESUNG.....”政赫對著這張讓他迷戀的臉孔脫口而出..完全忘記了之前說不會HYESUNG怎麼樣的大話...  

“你....我..”應該推開他啊~`罵他啊~~罵他死變態啊..可是..HYESUNG看著他的眼睛說不出來.  

“這樣,我們打個賭..在以後的兩個月堙A我們就和正常的情侶一樣相處..看誰先愛上誰..”  
“打賭?我為什麼要跟你打這個賭”
政赫聽見HYESUNG說的話要汗死.這個小子平時不是挺“傻”的嗎.  
怎麼現在這麼聰明 = =|  

“我覺得你對我有意思..嘴上還不說.”  

“你胡說.我對你有意思?真是個變態..”HYESUNG推開他想起來.  

“你是怕愛上我吧..”政赫聽完他的話..捏下他的下巴..
  
HYESUNG打掉他的手.“別太自戀.. ”
“我們現在這個樣子在說話難道是正常朋友該有的樣子嗎.”政赫話音剛落一下把他按到池台邊上的牆上..  

“..放開我..”HYESUNG眼睛看向門口..怕有人進來..  
政赫鬆開他,慢慢走過去,“啪”把門鎖上.  


返過身,來到還愣愣的靠在那堛慵YESUNG面前..  

“怕真的愛上我吧..?對吧..明明你是嫉妒我剛才冷落你的,不是嗎”  
“哪有.?恩..”  
後面的話被文政赫堵在口中.不給他機會說出.  

溫柔的抵著他,固定著他的頭..把他唇邊的水舔乾..順便把他口中的水分也吸乾.  

這樣的接吻讓他們慢慢的變為愛撫..政赫的手伸進他的西裝堙A把襯衫拽出..手探到他的胸前.  

HYESUNG迷茫的睜了下眼睛..腦海堣@閃而過一個念頭:打這個賭看來是不錯的主意...!!
HYESUNG:

抱著被子躺在床上,大腦皮層處於興奮狀態..怎麼也睡不著覺.

那個變態簡直就是對我耍流氓耍慣了,佔便宜佔慣了..對我又親又摸的..這算什麼啊..

看我是好欺負是怎麼的?好..既然這樣,我也要佔回來..跟他打這個賭.雖然同為男人有點彆扭.
但是接吻就幾次..好像感覺還行 = =|| 嘿嘿..


我要他在這兩個月媞いg的愛上我..離不開我.到時候,我就瀟灑的一揮手..你輸了.死變態.哈哈!

哈哈哈~~~

門外傳來東萬哥的聲音“HYESUNG啊...你怎麼了....?是在笑嗎..?”
廢話..不是在笑還是哭嗎..

我捂住嘴貓在被子堹..這你就聽不到了.

東萬哥今天問我是不是喝多了..還是不舒服.?還關心的摸摸我額頭..我的臉是有點熱.

但是也不因為喝酒和生病啊~~真是~..
是因為在衛生間堣戭F赫對我....忍不住想起..太..太..太變態了..

還摸進我的褲子..幸虧本少爺意志堅定..?還是因為門外有人敲門..?
但我知道我是不會被輕易誘惑就對了..==|||

我穿的還是條性感的白色內褲...嘿嘿.我估計那個死傢伙現在正在被窩堸蔓漫O.

但是....

我把頭露出來.看著窗外的星星...彗星..他愛的人..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應該是很出色的吧.
不然怎麼會讓文政赫念念不忘還守身到如今.

...“你老罵我變態..我告訴你,我至今就愛一個男人.
從沒有對別的男人動過心..懂嗎..?”

“那..那你去找他啊.....”我當時嘴唇有點抖.

“找不到了”政赫聲音很小..小的讓我幾乎聽不見.

“你說什麼.?”

政赫摸一下我的頭髮“他死了.....我再也找不到了....再怎麼想,也找不到了.”
“死了...?”..我真是個壞人,知道人家的愛的人死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有點小開心..
原來文秀兒說的哥哥那個“女”朋友是個男人..
“是啊..四年了..”他擺出了那種癡情漢才有的表情.

“是...叫彗星嗎..”心堣ㄛO個滋味..

他抬頭看我.
我聳聳肩..“我猜的,因為你很寶貝那個畫圖嘛..簽名不是彗星嗎..”

“恩..是他....“他眼堿y露出讓人陌生的表情..說不出是什麼表情..

“好吧..我反正在這堥S有什麼朋友..那我們就像朋友一樣相處一段時間怎麼樣..但我可要事先聲明.
不是那種關係哦..不過我有條件的..比如我想看電影啦..要出去吃飯啦..想去兜風啦.你一定要陪我..
如果我睡不著.你還要在電話媯鳩睋翱G事.唱歌.直到我睡著.”

我滿腦子搜索著以前那些女朋友對我提過的無理要求..
雖然聽到這些後就被我無情的甩了.但現在我覺得這些主意不錯..嘿嘿.

他點點我的嘴唇...“那看你乖不乖..”
我們在衛生間塈b了N久才出來..

“你別愛上我才好哦..我可是不喜歡男人的.找找刺激還可以,千萬別認真啊..”
入眼的女人有幾個很正點...我又有點後悔..小聲的對身邊的文政赫說..

誰知道,他大刺刺的坐下後..動作囂張的伏在我耳邊..“這句話應該是我說的才是..”
他說這話時..正好有個女人對我拋個媚眼..我當時不禁抖了一下..

胡思亂想著..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了..應該快天亮吧...

我和文政赫新的一天要開始了...



文政赫和HYESUNG竟然真的如他們所說像模像樣的搞起了約會..

第一次,是文政赫約他吃飯,吃完飯..HYESUNG扭著小臉自認甜甜的:“陪我買衣服去....”

就這樣,他們兩個俊美男人在把店堛漲W品店堛瑰蝺~小姐迷得幾乎嘴巴合不上的癡呆模樣後..

由政赫提著大大小小的口袋瀟灑的離開..

每當HYESUNG換一件衣服出來時,就得意的從政赫臉上看見他所要的表情..某人一副色狼的樣子..

“呵呵....”HYESUNG用手指抵著自己的下嘴唇...突然傻傻的笑出聲來..
頓時覺得氣氛不對..有幾雙眼睛射過來..

身邊的一雙眼睛更是不能忽視.

HYESUNG調整坐姿...面露悲傷的繼續目看前方..

因為他和文政赫正坐在電影院堿暙本′O今年最讓悲傷的電影..= =|||

HYESUNG餘光看見在他的斜後方有兩個相疊的黑影...

他撇撇嘴..小聲對政赫說:“好像就我一個不是人似的..看那兩人狗男女不是更畜生..這樣的劇情竟然能激情起來..”

政赫把飲料杯子移到另一隻手..這只手探過來..拉住他的手,帶向自己.放在大腿上.
然後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慢慢撫摸..

HYESUNG對這樣溫情的動作有點不太適應..想拽回來..

政赫眼睛看著螢幕..聲音不大卻讓HYESUNG聽的異常真切..“我想一寸一寸的感覺..你...”

HYESUNG當時並不瞭解政赫說的意思..
等真正明白時,才知道那是政赫區分他和“他”...

文政赫:

和HYESUNG如情侶的相處的那段日子..每天睜開眼就由心底奡擗W甜蜜..

他們慢慢的形成了一種習慣..可怕的習慣.每天的見面..
臨睡覺前的肉麻短信.

如情竇初開的少年..

雖然覺得面對秀兒有點尷尬.我們還是大方的把相牽的手舉給秀兒看了..

“你們...”秀兒好像沒有明白.

HYESUNG指著我“你問...你變態的哥哥...”得..他還真乾脆.

“秀兒..咳咳..”任我早有心媟Ё.也不太好意思開口..

.....

“還是我說吧..你哥他是個大變態..誘惑我這個純情的花美男...誰讓我長的這麼玉樹臨風.人見人愛.
咳咳..有點跑題了...就這樣說吧..你哥他不是人..把我騙上床了.”

他倒好..把我說的簡直了!

“HYESUNG哥..你說什麼呢..我怎麼不太明白啊...”我第一次覺得我可愛的妹妹..還真可愛.===||

最後在HYESUNG口沫橫飛的講述中..我妹妹總算的弄明白了..
我等著她大哭的.傷心的..悲痛欲絕的..樣子.

可是...“哥你...你...真不是人..”= =|

然後我就在HYESUNG得意洋洋的晃著腦袋看熱鬧的情況下..
被我親妹妹看做極度變態..把他正常的HYESUNG哥拐帶壞了的情況下..
在HYESUNG能輕易激發起女同胞同情的情況下.
在我被HYESUNG短時間改造的厚顏無恥的情況下..
我承認我----變態..==

是我變態嗎..?還不是你三番五次的色誘我..

第一次上床..是你的責任好不好...



說好兩個人互相不干涉對方的生活的..

有一天,我去抿宇那婼籵き..順便一起吃飯..之前和HYESUNG通了電話.他說他今天沒有時間.

我當然不好問他是什麼事情.說好不要干涉對方的嘛~~
我就和抿宇去了西餐廳..

其實我不太喜歡喜歡西餐..但是因為還有一位女士在..她就是那個在抿宇生日會上認識的夕瑩小姐..

又是抿宇的刻意安排..看來我要找時間儘快的跟他說明白才好..
要不他會一直好意的給我介紹下去的..

不出我所料..中途.抿宇托詞有事情先告辭了..臨走時還向我眨眨眼睛..

可能是因為我有點過於沉悶..她有意的找著認為我能感興趣的話題.

“夕瑩小姐..”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說實話.做為女人來講.她真的不錯..
好的家庭背景..端莊的儀表..不俗的氣質.
如果做為女朋友或者老婆來講..應該是合適的人選..

但可惜的是..不想對不起我自己..

因為我有愛的人了..

“你對我這樣的人怎麼看..?”我問她..

她從容的一笑..料定我會這樣問“文先生..我想有很多人應該對你這樣的人很好奇..”她笑了笑.
“但我不是..我是對你這樣的有好感..”她大方的接著說“第一次見到您.哦..也許您不記得我了.
是在去年的XX拍賣會上..我輸的心服口服..因為你心思縝密.卻膽大..之前就聽說過您和別人做事方法不同,
不走死規矩..我就喜歡這樣的..和李抿宇先生熟了後..我就拜託他給我們介紹..當然是在知道您還沒有女朋友的情況下..我不是那種奪人所愛的人..”

我點點頭.這個女人說話很直接.也很坦白.反而比那些矯揉造作的要強上百倍.

抿宇也是覺得這個女人真的不錯,才放心的給介紹的吧..

“夕塋小姐..你認為愛情和性別有關嗎..?”我知道這個女人冰雪聰明..突然轉移到這個話題..她應該是明白的..

果然..她微微一愣..但這個神情只是瞬間.馬上就恢復原本.“愛情.當然和性別無關..雖然這個世界還不是普遍介紹和理解..但我是理解的..愛一個人..和性別.地位.年齡都無關.
愛..本身就應該是沒有理由的..如果有理由那就不是單純的愛..而是攙雜了別的成分..”

她抬手輕喚侍應.然後對我說“我們喝一杯怎麼樣....?”

我笑了下..“我總不能沒有風度的看著一位小姐獨自喝酒吧..”

酒---我們在還算愉快的氣氛下喝光了.

在外人眼堙A我想我們一定是很般配的一對..但.我笑了,我在這個時候還想那個可愛得過分的小子.


從餐廳出來.我的車早就停在那媯平啎F...夕塋小姐已經醉得走路微微踉蹌.我不得不扶著她..

我和我的司機把她半抱半推的放在車的後座..正在想我是跟著先送她呢.還是自己打車回去..

我無意間抬頭..看見一輛熟悉的紅色跑車映入眼簾.

HYESUNG..?是他.

他雖然戴著墨鏡..但還能感覺到鏡片後的那雙美麗的眼睛,如果沒有眼眶擋著..就要瞪出來了..

“嗖.”車子已極快的速度從我面前開過..

我們沒有機會說話.但我也想像得出:HYESUNG,別開的那麼快..危險.

:管不著.本少爺願意.. = =||

不出所料..我之後的兩天都沒有見到他.連電話也打不通..

雖然我也膽戰心驚,但還有點高興..看來他是在嫉妒..

“死混蛋..”我接到他的電話..雖然是罵我,我也開心.

我不說話..

那邊他忍不住又罵了一句.“死變態..你如果不說話.我就掛了..再也別想見到我.”

我連忙介面..“別..你在哪里.?.”

“我要和奶奶去夏威夷..”

我急著說“不行...我們現在還在打賭呢.”

“見鬼的打賭..少爺逗你玩呢.你還當真了..我一會的飛機.就是跟你說一聲..”
“..不..”我還沒有說完.那頭掛了~~

我拿起電話,讓我的秘書趕快查下午去夏威夷的飛機是幾點.

等我心急火燎的趕到機場的時候.飛機已經走了.

我捂著額頭..頭疼的厲害..蹲在原地..

“你哭了..?不是吧..?”面前露出一雙運動鞋...我抬頭..看見眼睛瞪得圓圓的HYESUNG..

我半晌沒有站起來..他也不扶我.就這樣他低頭看我.我抬頭看他.
這個角度的臉展現著他的另一種美.

和他當初坐在樹上,低頭看我時一樣.

在機場接吻...我之前沒有預想過..但就這樣發生了..

我狠狠把他扯在懷..把舌頭伸進最深處..想把他揉碎.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

我眼堥S有驚訝看著我們的過往旅客..

只有他..這個在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他~

就這樣我們好像有了默契一樣,誰也不提我們發生過什麼事情..只是比以前還有甜蜜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