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10.01.11][轉載] [完結]還是會寂寞(by玫瑰檸檬水) (RS)

作者  玫瑰檸檬水(丹丹)

寫在前面:
孤獨

It is not the solitude in you
Being apart
will always be our destiny

有的時候覺得自己是一個相信命運的人
總有些什麼是注定好了的即使想要改造命運那也只是你的命

所以我是個悲觀論者

寫這個文的時候我試圖把它變得很淡很淡
所以不會哭只是有的時候心口有些疼

我不是一個擅於駕馭長篇的人
並且它真的算不上是一個長篇但是寫的很累
所以真的敬佩那些寫手們

寫文是一個糾結的事情
寫文的時候最怕孤獨
所以在這里特別感謝未婚妻珊珊和汐汐寶寶你們一直在我身邊
丹丹愛你們

還有一直等著看文的親們我愛你們
就不一一提起了怕漏下誰再傷心
我的心裡有你們
所以表難過哈~

全文38章一篇序一篇番外
大家如果有耐心慢慢等我更新

就這樣
明天就是新的學期了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不要全部相信你親眼所見,或許你看到的,只是一場精心排練的表演。
不要全部相信你親耳所聞,或許你聽到的,只是一個準備良久的故事。
所謂愛與不愛,只能相信自己的感覺。

我並不介意為你重複過去的故事,因為無論怎樣,它們已經消散,影響不了今天的我的樣子。而我真正害怕的是未來,那模模糊糊的樣子,我只怕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所以請你不要和我說永遠。如果你說愛我,請你五年之後再來看我,我只希望你不會問別人,那個在你面前的手足無措的人叫什麼名字。如果你還記得我們的故事,那也不枉你曾經愛過……”

累,很累。
彗星放下筆,走到窗口,深呼吸。
首爾的春天有些涼,空氣中是濕漉漉的味道,天陰陰的,好像一直都沒有放晴。
已經要出第二本散文了吧,每次一寫東西,都會讓自己心力交瘁。過去這麼多年了,原來還是有一些事情是無法放下的。
那個傢伙。
已經好久不見了吧。

他不知道究竟多久沒有見到那個叫做文晸赫的男人了,十五週年演唱會之後,大家又都處在了聚少離多的狀態。只記得自己結婚的時候,那個男人來給他送了賀禮,之後就再也沒有了他的消息。聽說,他是回美國了,接手了家裡的事業。
果然這樣是最好,只是偶爾會想念。
人生沒有幾個年少,在這樣無悔的青春里,把愛都給了那個人也好。而現在平靜的生活,沒有人打擾,安靜如普羅旺斯的薰衣草田。

多年以後,在申彗星獨自躺在搖椅上曬太陽時,他一定不會忘記這個有些陰鬱的春日的下午。
當他摩挲著那條鑰匙型項鍊的時候,天空開始飄起綿綿的雨。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第一章
“鈴……”電話響了。
“老公,接一下電話,我做飯呢。”廚房那邊傳來申彗星妻子的聲音。
“知道了,我去接。”

彗星一直覺得自己的妻子是個很坦率的女人,就像他們第一次見面,她就告訴自己她喜歡的是朴忠載一樣,讓他哭笑不得。後來他們又見過幾次面,彗星覺得和她相處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於是便和她求婚了。
他沒有想到她會那樣隨便就答應了自己,好像並沒有思考過程。她向他微笑的時候很恬靜,就像被問了你要不要喝杯咖啡一樣。
她是個很透明的女人,乾淨且溫暖。
文晸赫那個傢伙,一定會很吃驚吧,彗星想了想,於是就笑了。果然愛了他那麼多年,不是想忘就忘的。每次做決定的時候,都會第一個想到他。
文晸赫,其實我很自私,你是知道的。我只想這麼安安靜靜的過日子,你也可以說我懦弱。

“餵,我是申彗星,請問你找誰?”
“……”雖然那一頭沒有說話,可是彗星還是清清楚楚地辨認出了那有些混亂的喘息聲。
“Eri-c……是嗎?”彗星的手有竟然些抖。

好久不見了,那麼好久是多久?是搬離了P公寓,還是文晸赫來給他送了賀禮。呵呵,那份賀禮還真是大啊,給別人結婚都送幾百萬,給自己一送就是一千萬啊。呵呵,錢。文晸赫,我他媽缺你這點兒錢嗎?
彗星後來有問文晸赫,他說你現在好了,大款了。給我這麼多錢,咋不把你的身家都給我?
我倒是想把我自己都給你,你要嗎?要的起嗎?那張臉上依舊是一副曖昧不清的笑容。
彗星狼狽地別過頭,穿過人群。在偏僻的角落,他用顫抖的手點了一支煙。他記得,那支煙的味道有點兒嗆。

“彗星……我……”那邊的聲音,有些斷斷續續。彗星知道那不是信號的問題。
“文晸赫,這麼多年你在裝死嗎?一封郵件一個電話都沒有!你他媽終於想起我了是不是?!”彗星忽然激動起來。
“彗星,今年是我們出道二十週年,是不是又該聚在一起開演唱會了?玟雨前幾天剛給我打過電話……”那邊又換上了正常的語氣。
“文晸赫,你想我了就別他媽給我找藉口!”

“怎麼了,這么生氣?”聞汐聽見彗星的聲音,有些緊張地跑出來,圍裙還沒摘。
“啊,”彗星無奈地笑笑,“沒什麼,只是一個很久沒見的朋友。”
“沒事就好,那就好好敘敘舊吧。”她又轉身回了廚房。

再次把話筒放到耳邊,他只聽見了一句話。
這句話,足矣慰藉他皓首之後荒涼的心境。
“鄭弼教,我想見你。半個小時以後,PIE'N POLUS。”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沒看過丹丹寫的長篇,但對你有信心~
那張海報好漂亮啊!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lingling姐~
当然喽 第一次写长篇啦~
那个…… 我比较懒 要更四个地方 所以麻烦你帮我搬文了
谢谢哈
么么~~
熊抱

平淡是福
第二章
PIE'N POLUS,聽到這個名字,手中的電話忽然滑落在地。
彗星抓起外衣,甚至沒有顧慮到自己的形象就往外衝,當然他更沒有聽到他妻子的關切的詢問。
雙耳之外,只有風聲。

他已經好久沒有這樣衝動過了。自從那年文晸赫被車撞到昏迷之後,他還是第一次這麼急切地想狂奔到文晸赫的身邊去,親眼看一看他的樣子。果然文晸赫是鴉片,抽離得越久,渴望便越強烈……
他甚至忘記了去開車,只是一路不斷地向P公寓奔跑著。那幢曾經刻滿記憶的房子,地址,路線,即使是過了這麼多年,也還是會清晰地浮現在腦海中。
過往的記憶如路邊流逝的風景,在彗星的腦海中盤旋……

06年,很冷的冬天,詭異的黑夜像一場預謀。彗星記得那種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刺得他的鼻腔是那麼疼。
再沒有什麼可以比得上那種痛。那樣的快要發瘋的自己,在文晸赫的病床邊,眼淚不住地掉下來。
他記得他說文晸赫,我已經不恨你和那個女人,只要你醒過來,要我怎樣都可以。他說文晸赫,如果你醒過來,我就永遠陪著你。
永遠,不過是用來騙人的字眼。只是他騙的不是文晸赫,而是自己。

痛……
彗星無力地停下腳步,慢慢地蹲下身來。
胸口彷彿有什麼東西被抽走了一樣,空空的。他終於止不住地開始哭泣。
雨漸漸大了起來,一滴一滴砸彗星的臉上,和眼淚一樣,是鹹鹹的味道。
他是一個狼狽的旅人。

後面的路,彗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記得自己的腳步很沉。 P公寓的一切似乎都沒有變,熟悉的電梯,走廊,大理石地面依然是那麼光亮。
慌亂的沒有化妝的自己,被雨打濕的狼狽的自己,奔跑過後滿臉潮紅的自己……
連呼吸都調不穩頻率,文晸赫,原來我一直在這麼卑微地愛你……
忽然彗星失去了去見文晸赫的勇氣,他呆呆地站在門外,看著水珠一滴一滴地從頭髮上滴落到地面。
它們摔碎的時候,是“啪”的聲音。

文晸赫也好久沒有這樣等過人了。
從他打了那個電話起,心中就一直沒有平靜過。他不知道彗星會不會來,他沒有把握。
他點了一支煙,吸了兩口,又把它按滅在煙灰缸裡。然後,再點一支……
半個小時,很漫長。他聽到很多人走到他門前的聲音,然後,又伴著雨聲走遠。於是他的心,提起,又放下。
他狠狠地抽著煙,然後,把自己蜷縮在沙發里。
鄭弼教,我沒學會你什麼,但我竟然學會了你逃避的姿態。

他不知道自己麻痺了多久才聽到那窸窸窣窣的小動物般的聲音。那是彗星獨有的聲音,懦弱的,畏畏縮縮不敢前進的聲音。
那就是彗星,總是勇敢地做決定,卻總要在結尾,失去堅持的勇氣。

他起身去開門,他知道彗星一定想不到帶鑰匙,一定不敢來敲門。
只是拉開把手的瞬間,他聽到自己的心跳,雜亂無章。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丹丹的文總是有一種淡淡哀愁的味道,這一章主角情感的描述卻+分豐富,喜歡~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總是勇敢地做決定,卻總要在結尾,失去堅持的勇氣。

>>>彗星就因為這個而錯失很多了吧??
第三章
面前的這個男人,獨自穿過了這場踉踉蹌蹌的春雨,渾身散發著一種泥土的味道。
文晸赫張了張嘴,沒有聲音,是煙抽得太多了吧。
他伸手,拉他進門來。

門裡是怕人的沉默,文晸赫死死地盯著彗星的臉,那種堅定的目光,好像可以將他的臉燒出兩個空洞。
文晸赫伸出手,梳理著他被雨打濕的頭髮。他說,彗星,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毫無徵兆的,彗星第二次開始哭泣。淚珠一顆顆滾下來,然後,他開始抽噎。文晸赫覺得此時的他,像一隻紅著眼睛的兔子。
他說,彗星,我還可以再抱抱你嗎?

他的雙臂伸過來,鎖住了他依然瘦弱的身軀,彗星聽見了文晸赫粗重的喘息聲。
文晸赫的心臟在不安地跳動,唯有將彗星抱的緊一些,再緊一些,才會感到一絲安穩。
他摩挲著彗星的頭髮,不自主地想吻上彗星的耳邊。他果然這樣做了。
彗星的臉忽然變得煞白,他掙開文晸赫的懷抱,一字一句地說:“你知道,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文晸赫看著他臉上少有的認真,忽然覺得有些好笑。

“你去洗個澡吧,我剛洗過應該還有熱水。被雨澆得那麼濕,別感冒了。”文晸赫用的依然是那種寵溺的語氣。於是彗星便開始發慌,他說文晸赫你其實不用對我這麼好。

對不起,彗星,這個習慣我改不了……

文晸赫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他說,“那個,衣服都濕了,你可以換我的。還有你平時用的香水,我給你帶了一瓶新的回來……”說著徑自走向臥室,拿出來的香水包裝還是新的,沒有拆。
Hugo Boss,彗星拿在手裡,玩味地看著那精緻的包裝。 “其實我已經好久不用香水了。”
“那你可以把它送給別人,”文晸赫頓了頓,“不過,什麼時候,什麼時候開始竟然不用香水了?”
“你走以後……”

房間裡的空氣霎時又冷了下來,文晸赫從來沒有覺得哪一年的春天可以這麼冷,就連自己逃回美國去的春天都比不上。
變了,什麼都變了……
他依稀記得婚禮上的彗星,那西裝映襯下的笑容是那麼淺,好像已經準備要抓住幸福。
原來一切,從那個時候開始改寫。
彗星,你只是試圖用一片草地來覆蓋滿目瘡痍。我好想知道,你做到了沒有。

至少我沒有做到……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第四章
房間裡的光線是曖昧的灰色,不冷,也不暖。
彗星裹著浴巾,頭髮濕漉漉的,滴了些水珠下來。
文晸赫說,我幫你吹頭髮吧。於是便拿了電吹風,直吹向彗星的頭部。他的左手插進彗星的髮絲,沾著水的頭髮,澀澀的。
他不知為什麼就想起了早年的那個採訪,攝像機前的彗星一臉寵溺地幫他整理亂了的頭髮,好像,他現在在做的事情一樣。
他有那麼一兩秒的失神。

彗星的頭髮現在是短短的,很漂亮。想起自己將他霸占的那幾年,彗星那及肩的長發,忽然有些想笑。
他說:“彗星啊,頭髮剪得很利索啊,又帥了。”
“你可是折煞我了,誰不知道你文晸赫是韓國第一美男。”彗星撇了撇嘴。
“我回來可不是想听你說這些話的,怎麼你還是這麼小孩子脾氣。”
“你這麼大老遠回來,就想說我小孩子脾氣嗎?”硝煙味驟然在房間內瀰漫開來。
“哪有哪有,”文晸赫連忙賠上笑,“我是說你很直率啊,嗯,很直率。”
“直率,你不就想說我小孩脾氣蠻不講理嗎?”彗星仍然是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

文晸赫無語地看著彗星,就像看著當年那個動不動就彆扭起來的小孩子一樣,心中竟然還有一絲竊喜。
彗星,你只有在我身邊,才會這樣的任性是不是。

“呀,彗星啊,我餓啦,我們出去吃飯好不好?”文晸赫換上了他那磨人的語氣。
“吃飯,好啊,我們吃什麼去?”一提吃,彗星立刻來了精神。
“我想吃土豆湯,還有辣炒年糕……”
“啊?”彗星有些愕然。 “你就想吃這個?”
“嗯,在美國就想了。好不容易回來一次,當然是要好好回味一下。”
看彗星一副驚訝的表情,文晸赫又開始撒起嬌來,“走啦走啦,我真的餓了。”
“嗯,今天好好吃一頓,你請客哦。”彗星笑起來,真是拿這個男人沒辦法,無論老成什麼樣子竟然還像個小孩子似的……不,他還沒有老。

夜幕低垂,而這場雨還沒有要停的樣子。
好久沒在一起吃飯了,看著面前還是喜歡狼吞虎咽的彗星,文晸赫的心中漾起了一絲幸福感。
“慢點兒吃,別噎著。”文晸赫喝了一口酒,有點兒辣,他皺了皺眉。
“嗯嗯。”塞著一嘴食物,彗星發出了含糊不清的聲音。
要是以前的自己,已經伸手摸上那張臉了吧。文晸赫的手伸到一半,忽然突兀地停在了空中。
“怎麼了?”彗星察覺到了他的異樣。
“沒什麼,你那裡,”他指了指彗星的嘴角,“粘上飯粒了。”
“哎呀,真是……”彗星嘆了口氣,順手擦掉了飯粒,粘粘的。

“這幾年,過得怎麼樣?”文晸赫問道。
“挺好的,除了要發唱片的時候累一點兒,其他時候都很輕鬆。偶爾寫寫文章,竟然還出版了。”彗星笑笑:“不知道我那些破字,究竟有沒有人愛看啊。”
“我看了,寫的很好啊。簡直比東萬那個傢伙強多了,寫點兒什麼都讓人看不懂……對了,我還特意買了本新的,等你給我簽名呢。”
“切,少來,我的簽名你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啊。”申彗星不滿地說道。 “對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今天下午。”
“那你睡覺了嗎?歇夠了嗎?”
“嗯,夠了……”

其實彗星,我沒有睡,我只是在等你。看見你,就足夠了……

“大家,都還好吧?”文晸赫開口問。
“你還會不知道?騙人呢吧?”彗星喝了口湯,真暖啊。 “玟雨在忙他的公司,那個M大樓。東萬偶爾發發專輯,剩下的時間到處去旅遊,前兩天又去了一次日本。忠載才忙呢,中國韓國來回跑。Andy接了幾部戲,看他也是忙人一個……”
“二十週年了啊,”文晸赫嘆了口氣,“時間過得真快啊……”
“嘆什麼氣啊,傻瓜。”彗星看著他的臉,笑了。

這幅場景,該是自己想過無數次的吧,這樣平淡又溫馨的幸福。可是彗星,我為什麼這麼痛……
眼淚硬生生的掉下來,砸在桌面上。

“是Eric哥哥和彗星哥哥嗎?”忽然兩個女孩子湊到了他們的桌前。
“哦,是的。”彗星愣了愣,他沒想到這個新人偶像輩出的年代,還有人能記得自己的模樣。
“彗星哥,Eric哥,能給我們簽個名嗎?”其中一個女孩子很是興奮。
“嗯,好。”彗星答應了下來,一邊開始動起筆。
“彗星哥,Eric哥為什麼哭啊?”女孩問道。
抬頭看見文晸赫一臉難過的表情,彗星笑了笑,淡淡的說,“那不是哭,是因為炒年糕太辣了……”
“可是,那年糕做的真的不辣……”女孩小聲嘀咕著。
“我為了懲罰他,特意在裡面多放了好多辣椒呦。”彗星壞壞地說。

“哦,”女孩點了點頭,“看起來你們還是像過去一樣好呢。Eric哥還是那麼喜歡彗星哥的樣子。”
“呀,”文晸赫不滿地開始大叫,“誰要喜歡他呀。倒是彗星,喜歡我到要死了呢!”

文晸赫,這就是你的答案,這就是你幾十年如一日的答案。我以為我可以不需要你說的那句愛我,可是今天我才知道我錯了……
文晸赫,請你,說愛我……

가능하다면 제가 하늘의 별도 따 드리고 싶어요.
返回列表